01/01/2023 第一百八十七期
 
Go to English Website
首页 | 文章与评论 | 书评 | 联系我们 | 广告 | 链接
www.ChinaUSFriendship.com
大公報:歐洲危機綿綿不絕根源何在
作者 宋魯鄭
2022 年 11 月 1 日


来源: http://hk.crntt.com/doc/1064/8/8/1/106488179.html?coluid=7&kindid=0&docid=106488179&mdate=1010100500

 

據大公報評論,二十一世紀來臨時,歐洲一片光明:歐元流通、歐盟擴容。歐洲歷史上第一次以和平的方式、按照特定規則走向大聯合。

然而不過幾年光景,一波又一波的危機接踵而至: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演變成歐洲主權債務危機、阿拉伯之春演變成歐洲戰後最大規模的難民危機、2014年烏克蘭顔色革命爆發,隨後克里米亞回歸俄羅斯聯邦、2016年歐盟第三大經濟體英國脫歐,歐盟一體化首度逆轉、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歐洲受到重創,超過兩百萬人死亡,占全球死亡人數的三分之一、2022年俄烏衝突爆發,安全危機、能源危機和二戰後最嚴重的通貨膨脹席捲歐洲。

看到這裡,就是局外人也能瞧出端倪:不管發生什麼事,每一次受損害的一定是歐洲?一次是巧合,不可能所有都是巧合!歐洲一而再成為冤大頭,可謂既有外因,又有內因。

外因就是美國。二十一世紀初歐洲的高歌猛進引發了美國的擔憂。從當時各國實力上講,歐洲是唯一能夠替代美國全球霸主和金融霸權的。彼時的中國和俄羅斯還只是潛在大國:俄羅斯還沒有從休克療法中恢復過來,中國2000年人均GDP還不到1000美元,總量僅是美國的11.8%,雙方差距巨大。後來,中俄迅速崛起,在面對美國打壓的情況下一方面中俄走向背靠背,另一方面都向歐洲積極靠攏:典型的就是俄羅斯的北溪一號和二號油氣管道、中歐投資協定。歐洲本身就很強大,再加上俄羅斯的能源和中國的市場,不僅有歐俄中三方一體之勢,歐洲更儼然成了最具潛力的超級大國。

美是歐洲利益最大破壞者

對於美國而言,歐洲遠比中俄棘手:遏制中俄可以人權價值觀為借口,但要打擊歐洲卻沒有道義上的理由。於是製造事端破壞歐俄、歐中關係就成了美國的戰略。以難民危機為例。根據《歐盟與俄羅斯的能源對話的報告》,製造這場難民危機就是為了破壞歐盟和俄羅斯之間的合作。因為從俄羅斯通向歐洲的能源管道,削弱了歐洲對於以美元為交易基礎的中東石油市場的依賴。

 

另一個例子就是2014年的烏克蘭顔色革命。烏克蘭已經有了二十多年的選舉制度,而且面對爭端,在歐盟和俄羅斯的斡旋下對立雙方已經簽訂和平解決協議。但墨跡未幹,烏克蘭反對派就用暴力把亞努科維奇趕下台。俄羅斯接受克里米亞回歸後,美國立即抓住機會號召西方對俄羅斯進行制裁。可是美俄基本上沒有貿易往來,歐盟承擔了全部制裁成本,歐俄關係進一步被破壞。但由於德國的堅持,北溪二號石油管道不顧美國的反對加速建設。但就在測試送氣之際,美國又一次利用烏克蘭引爆俄烏衝突。終於徹底終結了歐俄關係:歐洲不得不加入美國的終極制裁,別說北溪二號被廢掉,歐洲直接和俄羅斯完全脫鈎了。

至於中歐關係,雖然還沒有如歐俄關係般密切,但具有戰略意義的中歐投資協定卻被美國凍結。今天世界大勢,明線是美國遏制中俄,暗線則是遏制歐洲。可以說除了中國以外,美國已經完美的達到了其戰略目的:本應該互相支持的俄歐卻全力搏殺,在可預見的未來已經喪失了挑戰美國的能力。

內因則是價值觀的教條化、極端化,無限上綱上線。歐洲內外問題很多,但遲遲無法有效得到應對,除了選舉必然出現的政治人物平庸化、民粹化之外,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在於把價值觀極端化。

價值觀對任何一個國家都是綜合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內部穩定和建立共識的重要因素。但如果把它極端化就會變成國家的發展桎梏。人類發明一種理念或者制度,是為了更美好更安全的生活,這一點美國就表現的非常務實。比如俄烏衝突產生數百萬難民,美國表態接納十萬,但接收數字一直近乎零。另一個非常積極支持烏克蘭的英國,據稱僅簽發了50個簽證!敘利亞內戰爆發,美國表示接受一萬名難民,但很多州以安全為由公開拒絕,雖然奧巴馬聲稱當著這些難民的面關閉庇護申請的大門將會出賣我們的價值觀,但無濟於事。

內部四分五裂難走出危機

阿富汗政府是美國二十年間投入巨大人力物力扶持起來的,事涉民主和反恐兩大價值觀。但仍能將它拋棄,而且是拱手讓給塔利班。

 

反觀歐洲,則被自己的價值觀所束縛,理念至上,面對危機和挑戰無法正確應對。我們可以從如下一個例子來看歐洲把價值觀極端化到了什麼程度。

2016年德國左翼黨青年組織負責人瑟琳.格倫被三位難民性侵,她報警時向警察說謊,稱是三位說德語的人搶劫了她,言外之意是本國人做案。事件真相曝光後,她就在臉書發表給難民的公開信,聲稱最讓我傷心的是我受到性侵的事件,使得你們遭到更多的種族歧視我不會眼睜睜地看著種族主義分子把你們視作問題

被強姦者向強姦者道歉,並視此為人道情懷,恐怕也祗有在歐洲政治環境下發生的咄咄怪事。由此可以想見西方政壇已經把價值觀推到何種離譜的地步。

由於今天的西方凡事都要問是否符合價值觀,而不是從實際出發,所以其制訂的政策別說解決問題,往往是問題產生的根源。

今天的歐洲並不是沒有人不懂美國的戰略,而且也知道怎麼做才符合自己的利益和改變被動艱困的處境。比如效仿美國就可以了。只是被價值觀鎖定的歐洲無法做到。如果說美國吃定了俄羅斯被挑釁必動武的民族特性,也同樣吃定了為了價值觀寧可打落牙齒和血吞的歐洲。歐洲要想走出危機,只怕是遙遙無期。
 
旅法政治學者、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研究員 宋魯鄭

评论

如果您想评论这篇文章, 请先点这里免费注册!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如果您忘记您的用户名或密码,请重新注册!

遵守阅通公司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阅通公司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评论:
Copyright © 2007 China-U.S. Friendship Exchange,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规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