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1/2023 第一百八十七期
 
Go to English Website
首页 | 文章与评论 | 书评 | 联系我们 | 广告 | 链接
www.ChinaUSFriendship.com
中評智庫:疫下國際格局的變與不變
作者 中評社香港
2020年7月1日


来源: http://hk.crntt.com/doc/1057/8/3/9/105783966.html?coluid=7&kindid=0&docid=105783966&mdate=0607001044

 

北京大學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執行主任王棟副教授、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博士後烏力吉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6月號發表專文《新冠肺炎疫情下國際格局的不變》。作者認為:此次疫情並不會直接翻轉當前一超多強、美強中弱的實力結構,它既不是中國的切爾諾貝利時刻,也不是美國的蘇伊士運河時刻,疫情的影響主要在於對國家間實力消長的催化作用。此次疫情大大加劇了中美關係的不確定性和複雜性。美國政府和國會內部少數極端鷹派和反華派,和部分右翼媒體沆瀣一氣,肆意甩鍋,對中國造謠抹黑,妄加指責中國隱瞞疫情,並將矛頭指向中國政治體制,煽動所謂對中國進行追責和索賠的問題,拼命推動中美兩國全面脫鉤,宣揚、推動新冷戰,進行政治動員、製造社會輿論。雙方民眾之間隨之滋生厭惡情緒,這成為疫情對國際戰略關係領域最為負面的影響。文章內容如下: 

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已蔓延至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纍計確診病例超280萬,死亡病例逾20萬。面對這次前所未有的大流行病,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基於時局變化的深刻認識,在202048日舉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上指出,我們要堅持底線思維,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而準確研判疫情對國際格局的影響則是我國從容不迫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必要前提。 

疫情究竟對國際格局有何影響,取決於我們對國際格局這一概念的界定。國際格局作為中國學界政策界經常使用的概念,內涵較為混雜而寬泛——它既關注大國力量對比(國際結構),也關注權力的分配(國際秩序),還考察中國同世界主要國家、國家集團間的關係(戰略關係)。本文擬從上述三個維度考察疫情背景下國際格局的變化,著重分析中國在其中的定位,並對現階段中國外交提出相應政策建議。 

 

一、國際結構 

根據國際關係理論大師肯尼士·沃爾茲的經典定義,國際結構主要是指無政府狀態下主要大國之間的力量對比狀態,簡單說就是關注誰的實力更強。①從這個角度講,無論是把當下的國際格局看作是單極、兩極還是多極,此次疫情並不會直接翻轉當前一超多強、美強中弱的實力結構,它既不是中國的切爾諾貝利時刻,也不是美國的蘇伊士運河時刻,疫情的影響主要在於對國家間實力消長的催化作用。畢竟,這次疫情大流行對所有大國都造成了較大的損害,但程度顯然各不相同。綜合來看,有如下幾點判斷。 


(一)中國經濟長期向好,趕超美國的趨勢不會因為疫情而改變。 

從疫情對世界主要經濟體造成的直接影響來看,中國受損相對較小。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 4月份發佈的《世界經濟展望》預測,2020年世界經濟受疫情影響將收縮3%,美歐日等發達經濟體GDP下降6.1%,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下降1.0%。其中,中國增長1.2%,是這份報告中為數不多的逆勢增長的國家。儘管預測的經濟增速比印度1.9%略低一些,但考慮到中國全球第二大的經濟規模,中國在疫情影響下仍然是世界經濟增長的火車頭。 

美國目前處於疫情震中,其經濟面臨數十年未見的嚴重危機。根據摩根大通、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等不同機構的估計,美國2020年經濟將萎縮5%-8%。具體到中美經濟的比例、經濟貿易態勢的消長,按美元現價核算,年底時中國經濟規模將達到甚至超過美國的3/4。這意味著疫情加速了中國經濟趕超美國的趨勢,也進一步拉開了中國同其他經濟體的差距。 

從疫後經濟恢復的前景來看,中國處於或即將處於相對優勢的地位。據IMF預測,中國經濟將在2021年實現9.6%的強勢增長,在世界各主要經濟體中首屈一指。③通過觀察疫情對世界經濟格局的影響,的確有理由對中國經濟的快速復甦充滿信心。 

一是疫情凸顯出中國在全球供應鏈中的優勢地位,較為完備的製造業體系是中國恢復經濟的重要基礎。儘管美日等一些國家通過疫情意識到,應急物資生產不應該過度依賴別國,出現了加速供應鏈當地語系化的趨勢甚至去中國化的聲音,這些政府不惜破壞世界貿易規則,給企業稅收減免等直接或者間接補貼試圖引導製造業回流到本國。但企業追求的是利潤最大化而非國家戰略,製造業回流美日等發達國家意味著企業運營成本大幅提升、效率降低、銷售下滑和利潤減少。隨著中國勞動力成本的上升,產業結構的優化,製造業逐步向東南亞、南美、非洲國家流動才符合一般經濟規律,因此這類政策不可能長期持續。 

 

實際上,過去三年來一些跨國公司的確基於勞動力成本考慮,打算將它們在中國的供應鏈轉移到越南、印尼、墨西哥等國,但這一流動的規模和速度並不明顯。原因在於上述國家在土地、稅收、貸款等政策配套,企業經營管理水平,基礎設施等諸多方面與中國相比還有較大差距,無法將勞動力成本優勢轉化為產業優勢。此外,受疫情影響,當下投資者大多既無意向也缺乏資本實現這一目標,供應鏈轉移趨勢進一步被放慢了。由此,中國將繼續保持在全球供應鏈中的相對優勢地位。 

二是疫情加速全球價值鏈向知識主導下的數字經濟轉變,中國無論在互聯網基礎設施還是整體業態上具備一定優勢,未來經濟發展的前景可期。疫情暴發以來,全球約有33億人居家隔離,非接觸服務與線上服務等需求大範圍產生,刺激了互聯網、大數據等信息通信產業快速發展。中國在疫情期間,新業態快速壯大,與互聯網相關的經濟表現活躍,電子商務、線上學習、遠程問診等發展較快,物聯網、5G、人工智能、雲計算等一系列數字化技術和服務領域的優勢初步顯現。據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中國一季度信息傳輸、軟體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增加值增長13.2%,拉動GDP增長0.6個百分點;3月社會實物商品網上銷售額增長5.9%,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23.6%,比上年同期提高5.4個百分點。 

(二)美國仍是綜合國力最強的超級大國,疫情不會根本改變大國間實力對比。 

儘管疫情有可能加速中美經濟實力趨近的勢頭,但無法根本改變兩者的力量結構。即便僅以GDP總量來衡量,中國超過美國最快也需要5-6年。此外,略有常識者都知道,國力論衡要看綜合國力,以GDP這樣的單一指標來衡量一個國家的經濟實力很不可靠,更何況還需考慮軍事、科技實力等諸多方面。目前,美國仍是首屈一指的超級大國,經濟、軍事、科技等硬實力對其他諸強而言具有全方位優勢。清華大學閻學通教授認為疫情不會對國際格局產生根本影響,原因就在於此。 

二、國際秩序 

國際秩序關注世界由誰領導、如何領導等相關問題。在無政府狀態下,國家間的權力分配大體上還是按照實力分配來進行,並由國際體系中實力最強的國家建立一套規則,而國際秩序是否穩定不僅要關注霸權國維護秩序的能力,更重要的是看體系內國家尤其是霸權國維護秩序的意願。疫情全球大流行背景下國際格局重要變化之一就在於暴露了美國領導力的衰退及其主導全球化的脆弱性,尤其表現在特朗普政府對美國建立的一套國際秩序的背反。這是造成當前全球公共衛生治理困境以及國際秩序動盪的根源。

美國作為全球秩序的領導者,既沒有號召世界以共同努力應對病毒或其經濟影響,也沒有號召世界追隨自己的領導來處理國內問題。特朗普政府延續了所謂美國優先政策,持續將病毒政治化,不久前以世界衛生組織WHO應對新冠病毒疫情不力為由,宣佈美國暫停向這一組織繳納會費,並問責世衛組織所謂應對新冠疫情的失職 

特朗普的美國優先之所以受到一部分國內民眾的支持,是因為它描繪了一個似是而非的邏輯:由於美國為世界貢獻得太多,所以國內福祉受損,那麼衹要減少在海外的行動並集中精力應對國內問題,美國就會變得強大。儘管此次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強化了這一民粹認知,但美國優先的錯誤在於美國國內福祉和其提供國際公共產品、維護國際秩序的穩定絕不矛盾,現行國際秩序恰恰是其民眾享受全球化紅利的可靠保障,因為美國人才是美國治下和平的最大受益者。儘管此次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強化了這一民粹主義錯誤認知。 

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助推了民粹主義的氾濫,實際上深刻揭示出美國主導下市場原教旨主義全球化的弊端。一方面,生產要素特別是金融資本的跨境自由流動帶來了生產效率的提升卻增加了國家對資本徵稅和管制的難度,結果造成國家參與全球化程度愈深,社會福利的增進愈難,對政府再分配能力形成挑戰。尤其那些信奉完全依靠市場調節、避免政府干預為最優選擇的國家,恣意放任大量社會財富湧向類金融機構。從中短期財務回報來看,這些金融和實業類企業確實能夠實現更多的財務價值,但長期來看,是以損害本土中下層就業機會、製造業長久競爭力為代價的。製造業的空心化金融化與自由放任政策相互作用,令政府不願也無力增進社會福祉,使得中低端人口失業、收入不均衡等社會問題更加嚴重。譬如,美國製造業曾經盛極一時的地區如今成為鐵銹地帶,那裡的民眾普遍面臨失業、酗酒、吸毒、大量的非婚生子女等問題。悲慘的境遇使他們認為是那些經濟發展比美國更好的國家搶走了他們的工作,從而形成了特朗普推行經濟民族主義,對外進行關稅戰、貿易戰的民意基礎。 

另一方面,這輪以金融資本自由流動為顯著特徵的全球化儘管不斷配置出最符合經濟學邏輯的資源組合,為全球化的參與者帶來新利益,但全球治理相關制度的供給不足無法確保這些利益的公正分配,進而加劇了國家間政治經濟發展的不平衡。曾有學者評價這輪濫觴於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全球化是一種讓不同的國家能夠同甘,但不能共苦的進程——發達國家抱怨全球化使本國製造業空心化、大量工人失業,又擔憂新興經濟體國家在高端製造業領域與其競爭;新興經濟體國家不滿發達國家急於脫鉤,將給國內製造業帶來消極衝擊,也奪去本國產業升級需要的技術與人才資源。由此,發達國家製造業逆向回流的衝動和新興經濟體製造業尋求升級現象同時發生,激化了雙方之間存在的結構性矛盾。2019326日,習近平主席在中法全球治理論壇閉幕式的講話中指出,全球治理面臨信任赤字和平赤字發展赤字治理赤字,這一論斷深刻揭示出當前全球化所面臨的困境。 

 

這類逆全球化思潮和民粹主義行為已成為當前解決全球公共衛生治理的一大障礙。不過,疫情也會使西方國家民眾明白特朗普式的民粹主義政客並非拯救者,很快會好的空洞口號和一切都賴中國甩鍋行為無法遏制疫情。最近德國默克爾政府尊重專業和科學防疫手段受到好評、法國民粹主義政黨國民陣線支持率下降、特朗普關於注射消毒劑治療新冠肺炎言論遭到專家到民眾的一致抨擊,這些都說明西方國家民眾逐漸認識到了民粹主義狂熱的荒唐。 

一損俱損、一榮俱榮人類命運共同體,以鄰為壑的逆全球化沒有出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中國積極運籌大國關係,推動G20特別峰會,積極為全球公共衛生治理提供公共物品,積極承擔國際責任,符合時代進步的潮流,突出表明了中國引領再全球化的擔當,必將贏得國際社會的高度肯定與廣泛讚譽。 

三、戰略關係 

大國戰略關係是國際格局的重要內涵。此次疫情大大加劇了中美關係的不確定性和複雜性。美國政府和國會內部少數極端鷹派和反華派,和部分右翼媒體沆瀣一氣,肆意甩鍋,對中國造謠抹黑,妄加指責中國隱瞞疫情,並將矛頭指向中國政治體制,煽動所謂對中國進行追責和索賠的問題,拼命推動中美兩國全面脫鉤,宣揚、推動新冷戰,進行政治動員、製造社會輿論。雙方民眾之間隨之滋生厭惡情緒,這成為疫情對戰略關係領域最為負面的影響。 

美國戰略界認為現今美國阻止中國成為主要大國是其主要戰略目標。除了在國內統一陣線外,美國還企圖影響盟友和夥伴,共同打壓中國國際影響力。而理性對待中美關係的聲音微弱。 

在疫情助推下,美國對華信息戰、輿論戰、外交戰升級。兩國間的不信任和民眾反感程度達到建交41年從未有過的程度。皮尤中心2020421日發佈的民調報告顯示,66%的受訪美國人表示對中國持負面態度,為該中心自2005年開始此類民調以來最負面的結果。 

對於美國少數鷹派人士的不負責任的甩鍋論中國責任論,我們進行了堅決的鬥爭。除了鬥爭之外,中美之間也有合作,除了兩國衛生醫學專業領域的合作和中國企業民間對美援助之外,這裡面最重要的就是中美兩國首腦外交的 引領作用,包括27號和327號習近平主席和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兩次通話,對於扭轉疫情期間中美關係的下行趨勢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四、此次疫情對中國外交的啟示 

其一,此次疫情可以看做是當今時代的一種良性啟示——中華民族復興之路不會一帆風順,全球化的大變局時代為中國的治理體系和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儘管十八大以來中國外交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但此時更應該謙虛謹慎、戒驕戒躁,明確中國外交的根本方向是為辦好自己的事,不斷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衹有加強戰略定力和心態,才能捍衛好國家的主權安全和正當發展權利。 

其二,疫情全球大流行體現出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的重要性和緊迫性。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中國引領時代潮流和人類文明進步方向的鮮明旗幟,各國抗疫實際上都在不同程度地彰顯這一精神。儘管個別西方政客時常發出不和諧的雜音,但全球醫療衛生領域的合作還是主流。例如,中美醫學界自2月以來專業化合作與溝通從未中斷。由此,中國外交應繼續堅定不移地以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為指導,樹立世界好,中國才能好;中國好,世界才更好的思想,加強國際防疫合作,攜手應對共同威脅和挑戰,凝聚人類命運共同體共識。 

其三,儘管當前中美關係面臨下行壓力,但是在美國學術機構、大學、智庫、民間、地方等層面,還是有很多的空間是可以推動的,在美國仍有不少理性的人士,他們反對極端鷹派的反華立場,主張中美應該合作。因此我們還是要多做工作,以堅定、理性、務實、合作的態度贏得這些中間派理性派的支持,共同致力於推動中美共同防疫,避免中美全面滑向新冷戰,推進以協調、合作、穩定為基調的中美關係發展。 

其四,應在國際上通過疫情外交建立最廣泛的國際統一戰線,當前應鼓勵並推動科研院校、智庫和社會團體加強對外抗疫學術交流,發出中國聲音,傳播中國智慧,講好中國故事,掌握話語權,積極設置議題,團結國際社會多數進步力量,推動國際社會形成合作抗疫的氛圍和共識,有力回擊少數西方國家和政客汙名化中國的圖謀,推動完善全球公共衛生治理體系。 

其五,面對疫情帶來的全球單邊主義、狹隘民族主義、民粹主義不斷上升,應不斷加強科學知識的普及工作和對社會輿論的引導,培育和營造具有大國心態的國民和理性健康的輿論環境,從而夯實中外友誼的基礎。 

注釋: 

①參見【美】肯尼士·沃爾茲:《國際政治理論》,胡少華等譯,北京: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1992年, 119142-143頁。 

IMF, World Economic Outlook, April 2020, pp. 7-8.

IMF, World Economic Outlook, April 2020, p. 7.

④中國國家統計資料庫,http://data.stats.gov.cn/index.htm 

⑤閻學通:《新冠疫情不會對世界格局產生根本影響》,澎湃新聞,2020411日,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6945453 

Brooke Singman, "Trump Teases Announcement on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fter Threatening Funding," Fox News, https://www.foxnews.com/politics/trump-announcement-who-funding-next-week-amid-coronavirus, April 10, 2020.

⑦《習近平在中法全球治理論壇閉幕式上的講話》,新華網,2019326日,http://www.xinhuanet.com/2019-03/26/c_1124286585.htm 

Pew Research Center, "U.S. Views of China Increasingly Negative amid Coronavirus," April 21, 2020, https://www.pewresearch.org/global/2020/04/21/u-s-views-of-china-increasingly-negative-amid-coronavirus-outbreak.

评论

如果您想评论这篇文章, 请先点这里免费注册!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如果您忘记您的用户名或密码,请重新注册!

遵守阅通公司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阅通公司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评论:
Copyright © 2007 China-U.S. Friendship Exchange,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规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