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1/2023 第一百八十七期
 
Go to English Website
首页 | 文章与评论 | 书评 | 联系我们 | 广告 | 链接
www.ChinaUSFriendship.com
聚焦新疆
作者 水秉和
2020年1月1日


就在美國國會高票通過《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之後,它接著又通過了《2019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這難免令我們懷疑:美國是否已經決定,除了正式武裝衝突以外,它準備跟中國進行一場無止無休的全方位戰爭?冷戰2.0?

 

香港,美國贏了

 

這項關於香港的法案是在將近6個月的騷亂之後推出的。從香港騷亂的規模,以及它充足的資金,物資供應和暴民聲東擊西,出沒無常的能力,我們很難相信它背後沒有組織,參與破壞活動的核心成員沒有受過訓練。這些人使用的社交軟件使警方很難追查,以至於時常無法預知活動發生的時間和地點,所有這一切都令人覺得,事情不簡單。而從老一輩泛民領頭人物和新一代的行動領袖們都跟美國政要和議員們保持著緊密聯係,并得到後者的輿論支持,我們幾乎可以確定,美國在暗中引導和支助這些活動。經過6個月的破壞,11月底泛民派居然在區議會選舉獲得壓倒式勝利,建制派崩盤,使我們體會到港民的不正常心態。客觀地說,這應當也算是美國在香港贏得的一場重大勝利。

 

美國國會於勝利後推出香港法案,算是爲長期戰的第一次勝利畫了個句點。香港的鬥爭應當還會繼續,明年和後年各有一次遠較重要的選舉,北京方面到底要如何應對,是否應對得法,將會影響下一次戰役的勝敗。

 

戰略回顧

 

早在奧巴馬執政時,國務卿希萊利和哈佛名政治學家Joseph Nye 就提出了一個戰略構想,說中國的弱點就是它有世界上所有國家中最多的鄰國,而且跟其中許多都存在著歷史糾紛,所以認爲這是抵制中國的最佳途徑。據此,奧巴馬提出了“轉向亞洲”,組織泛太平洋貿易夥伴(TPP),以及拉攏越南,菲律賓,緬甸,和在韓國佈置薩德等的一系列政策。對此,北京方面見招拆招,相當辛苦,先是釣魚臺爭端,接下來是南海國際仲裁,中美海軍在南海對峙。直到今天,美國艦隊仍然在搞它的自由航行。

 

一方面是因爲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使得它成爲東協十國最大的貿易夥伴,使得東協各國不願意跟著美國對抗中國。另一方面,天佑中華,2016年菲律賓選出了杜特爾特,一位不怕跟美國對著幹的總統,根本地粉碎了美國在東南亞挑撥離間的企圖。接下來,特朗普當選,放棄TTP。使得美國除了自己不斷派艦隊闖南海,浪費經費之外,中國基本上解決了它與東南方鄰國之間的問題。

 

挑撥離間中國的鄰國失敗了,所以美國更進一步,乾脆就向中國的領土動手了:香港,新疆,臺灣。

 

新疆:一帶一路的樞紐

 

新疆的地位一直都不穩定。上世紀30年代,新疆王盛世才,狡猾殘忍,殺人無數,包括毛澤東的弟弟毛澤民和國民黨的好幾位代表。他先投靠蘇聯,也曾親共,經過多次轉折,最後於1940年向國民政府輸誠,跟國民黨到臺灣,死在臺灣。對他至少有一點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沒有讓新疆被分割或獨立。雖然,維吾爾人的獨立運動(東突)時隱時現,始終沒有停止過。

 

一切仍然要歸咎於美國。2003年,小布什政府在安理會做假證,以之爲藉口,攻打伊拉克,使中東陷入混亂。極端伊斯蘭主義者乃趁機而起,在海外的東突恐怖主義份子和在新疆境内的恐怖份子,以及國際上的一些支持力量,開始擴大它們的影響力和暴力活動。極端份子不但在新疆境内生事,并且他們還到中國其他城市攻擊和殺死無辜百姓。最嚴重的一次就是2009年7月5日發生在烏魯木齊的暴力事件。根據新聞報導:

 

200975日晚,在热比娅和其领导的世界维吾尔大会操控下,在新疆乌鲁木齐发生的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多处街道起火。此次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已造成140人死亡,800多人受伤;被毁车辆达260部;受损门面房203间,民房14间,总过火面积达到56850平方米。

 

2013年,奧巴馬決定把美軍撤出伊拉克,一大批恐怖份子從監獄中趁機逃跑,隨後就組織了伊斯蘭國。伊斯蘭國對世界各地的極端主義者產生了無比的吸引力,他們從歐亞非三大洲向敘利亞集結。據敘利亞駐北京大使估計,參加了伊斯蘭國運動但是打著東突旗號的維吾爾人大約有5000人。隨著伊斯蘭國的崩潰,這一批極端份子中至少有相當部分潛回了新疆,對地方造成嚴重的安全威脅。

 

新疆地廣人稀,恐怖份子鬧事,基本上防不勝防。新疆又是一帶一路必經之地,特別是烏魯木齊,它不但已經發展成現代都市,并且是一帶一路上的重要樞紐。如果不能控制暴力事件和獨立運動,那麽,整個一帶一路的進展都會受到不利影響。怎麽辦?北京當局的辦法就是再教育,成立技能培訓中心,集體學習中文,專門技術,和消除極端宗教思想等。據多方報導,把各地的中心加起來,集訓人數可能高達百萬。集中培訓是對極端分散的民衆最有效的辦法,這就跟學校,軍營一樣。所以,我們實在不能說,這麽做是不對的,雖然西方媒體不以爲然。

 

非常有意思的是,培訓中心開始了三年,今年十一月《紐約時報》頭版突然爆料,說它取得了共產黨内部的機密文件,長達400頁,其中包括習近平的指示,其中强調:“絕不留情”;中央對地方幹部的指示,要他們在學生從外地回家見不到在培訓中心的父母時應如何回應,等等。其後不久,美國國會就通過了《2019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這是串通好的行動?還是巧合?耐人尋味。

 

精彩無比的答復

 

對於這項法案,北京方面非常憤怒,許多政府單位作出了一系列的回應和譴責,但是沒有一個像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答記者問時說的那麽淋漓盡致了。因此,請大家欣賞:

 

我不知道大家是怎么看待美国那些议员的?我听说很多美国议员甚至没有护照,没有来中国看过,更没有去过新疆,他们怎么能代表14亿中国人民或者是2500万新疆人民?对新疆状况作出无端指责和完全不符合事实、颠倒黑白的评论,未免也太自以为是、狂妄自大了!

 

在少数民族问题上,这些美国议员政客跟中方讲良知,真是太无知,太无耻,太虚伪了。难道这些美国政客真的忘了吗?美国200多年发展史本身就是一部印第安人的血泪史印第安人本是美洲大陆的天然主人。在19世纪的近百年时间里,美国军队通过西进运动大肆驱逐、杀戮印第安人,侵占了印第安人几百万平方公里土地,攫取了无数自然资源。美国政府还对印第安人实行强制同化政策,长期对印第安人进行驱逐、屠戮和迫害,不给予印第安人应有的公民权利。如今,在美印第安人集聚地基础设施极为落后、缺少水电、网络不通,面临失业、贫困、疾病、蜗居等重重困境。对于这些触目惊心的事实,美方有关议员政客难道真的不知道吗?他们的良知在哪里?

 

也许他们从来就不关心联合国通过了什么决议或行动计划。联合国《防止暴力极端主义行动计划》指出,贫困、失业、缺乏就业机会和教育程度低,以及暴力极端主义团体随意歪曲和利用宗教信仰、族裔差异和政治思想体系等是形成暴力极端主义的背景和成因。《行动计划》提出,应为暴力极端主义团体的人提供教育机会、职业培训资源和经济机遇,鼓励他们脱离暴力极端主义团体。为此,世界很多国家设立去极端化中心”“教育转化中心进行去极端化改造。有的国家在监狱和社区两个层面对恐怖分子以及高危群体进行教育转化。也有国家,比如英国,通过转化和脱离项目,要求涉恐人员参加培训,并且设立隔离中心,防止有关极端暴恐思想在监狱传播。

 

“中国在新疆所采取的措施,恰恰是对联合国有关行动计划的积极响应和有益的探索和实践。目前新疆安全形势明显好转,连续三年没有出现恐怖袭击。中方采取的预防性反恐和去极端化努力,得到了新疆各族人民的拥护和支持,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支持和积极评价。中方为了反暴恐和去极端化所做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效,值得美方赞赏和学习借鉴,而不是抹黑。”

 

“美方对自己迫害屠戮印第安人的残酷行为选择性遗忘,对印第安人的血泪历史和悲惨现实视而不见,却对中国成功的少数民族政策,特别是涉疆政策进行毫无底线的污蔑抹黑,妄图利用涉疆问题挑拨中国的民族关系、破坏新疆繁荣稳定、阻遏中国发展壮大,这只能进一步暴露出美方在反恐问题上的双重标准,只会让世人进一步看清美方的伪善面目和险恶用心。”

 

“近年来,美方打着人权和反恐的旗号,在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等地到处燃起战火、发动战争,导致数百万无辜民众伤亡,大量难民流离失所。美方这种完全蔑视其他国家人民生命和发展权利的行为才真正激怒了全世界有良心的人的良知和愤怒!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是人类社会的共同敌人,反恐、去极端化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9·11事件殷鉴不远,美方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痛。如果美方在反恐问题上继续玩弄双重标准,甚至妄图以此侵害别国的主权和安全,最后只会自食其果,损害美国自身的利益。

 

最後,我們衹能說,旨哉斯言,旨哉斯言!

评论

如果您想评论这篇文章, 请先点这里免费注册!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如果您忘记您的用户名或密码,请重新注册!

遵守阅通公司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阅通公司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评论:


水秉和1942年出生於蘭州,1949年 全家遷臺後在新竹落戶,從中原大學水利工程系畢業後留美,改讀政治,在獲得密西根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資格後進入聯合國服務,直到退休。三十多年來,他的時評散見於港台及美國的報刊,并長期用彭文逸的筆名為香港的《九十年代》月刊 “自由神下” 專欄寫稿。他曾經在美國的《新土》、《知識分子》 兩個刊物和香港的《抖擻》雙月刊擔任編寫工作。現居拉斯維加斯。电邮信箱:b.h.shui@gmail.com
Copyright © 2007 China-U.S. Friendship Exchange,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规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