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2018 第一百三十四期
 
Go to English Website
首页 | 文章与评论 | 书评 | 联系我们 | 广告 | 链接
www.ChinaUSFriendship.com
中評智庫:美國的攻勢與中國的應對
作者 中評智庫
2018年10月1日


来源
http://hk.crntt.com/doc/1051/7/0/4/105170436.html?coluid=7&kindid=0&docid=105170436&mdate=0907000859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李慶四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9月號發表專文《美國要與中國分道揚鑣了嗎?》。作者認為:“當前特朗普對華發動的以貿易戰為主的前所未有的全面攻勢,是美國即將與中國決裂的跡象。儘管中美不可能簡單重復美蘇冷戰對抗的歷史宿命,但全方位較量的格局已若隱若現。正是美國自身問題及其對國際秩序的不滿,特別是對中國崛起的擔心,改變了長期以來的對華政策。中美如果決裂,將不僅深刻影響自己和雙邊關係,而且對國際熱點產生連帶影響。中國對於美國也需要有重新認識,並且擺脫長期以來對美過度依賴的不利局面,對於早晚會來的中美衝突做出預備。”文章內容如下:

    6月初的上合組織青島峰會與西方七國加拿大峰會無法掩蓋的事實是:西方七國首腦會議代表的是現存國際秩序的既得利益者,而上海合作組織代表的是國際新秩序的引領者。兩大集團的形成難免使人想起冷戰時期的美蘇霸權對峙。特朗普執政後,一改長期以來美國對華政策立場,確立中國為頭號敵人,發起全面貿易戰,把美中衝突上升到一種新的意識形態高度。

  一、美國是否要與中國決裂?

    去年底以來美國接連發佈《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國防報告》等重量級報告,都把中國定性為“挑戰美國權力、影響力和國家利益”的戰略競爭對手。美國兩黨及朝野在內政外交領域多有分歧,但在對華強硬上態度卻出奇一致。美國的變臉顯然不是特朗普個人任性使然,而是美國政界甚至全社會的轉向,對華政策已由過去拉打結合的“改變中國”,轉向了徹底“扳倒中國”。本質都是讓中國變成一個服從服務於美國利益的附庸,否則就與中國分道揚鑣。

    首先,要中國重蹈蘇聯解體覆轍。 

    對特朗普外交有影響的是里根和基辛格。里根在美國人心中的地位越來越高,主要是認為他在冷戰中打敗了蘇聯。特朗普以里根為榜樣,崇尚以實力求和平。基辛格建議特朗普,像里根對付蘇聯那樣對付中國,企圖讓中國成為蘇聯第二,並成為比較廣泛的美國共識。美國國防部負責研究和工程的副部長邁克爾·格里芬(Michael Griffin)危言聳聽地說,美國應制定一個統一的政策,像對抗蘇聯一樣對抗中國!美俄首腦會晤第二天,基辛格說:如果西方國家脫離美國領導,不再依賴美國,分裂的大西洋將把歐洲變成“歐亞大陸的附屬物”,然後這些國家將會受恢復了歷史地位、成為“全人類主要顧問”的中國“擺佈”①。這赤裸裸的對華新冷戰,美國情報界卻反咬中國一口②。

    不管特朗普同以前的美國總統有何不同,他骨子裡都是一個冷戰零和思維集大成者。但鑒於中美相互核力量的制約,爆發全面軍事對撞的幾率並不高;兩個核大國不易發生熱戰,但冷戰無法避免。儘管特朗普不看重意識形態,他背後的冷戰派卻特別關心中國政治體制③。 特朗普政府商人團隊主導中美貿易戰,軍人團隊則要把中美關係引向冷戰。特朗普連哄帶騙地推動美歐日等編造零關稅的神話,企圖架空WTO變相孤立中國,以最終把貿易戰演變為中西兩種文明和價值觀的對決。

    其次,以貿易戰打斷中國的發展。

    長期以來,美國以人權民主等動搖和推翻執政的中共,現在特朗普通過經濟手段抽掉中共的執政基礎。自特朗普認定中國為首要競爭對手以來,就緊鑼密鼓地對華發起了貿易戰,並拖累中美關係諸多方面,經貿關係因此不再具備雙邊關係壓艙石功能。特朗普要對中國打貿易戰,但希望以中方不還手的方式控制貿易戰規模,達到他違反國際貿易準則從中國“乾淨利索搶劫一把”的目的,以此向選民證明他的“強硬路線”是對的。總之,美國對中國的遏制和威脅是一項國家戰略,貿易摩擦、爭端、衝突和戰爭將是長期的,絕非一兩個回合能解決,甚至是生死存亡的較量,而貿易戰之後還有技術戰和金融戰。

    美國對中國發起的貿易戰絕非中美“經濟脫鉤”那樣簡單,美國想要的是讓中國徹底與世界市場至少是西方發達國家脫鉤,複製俄羅斯受制裁、被孤立、經濟持續下滑的命運!是要模仿對日經濟戰的“廣場協定”,迫使中國簽訂城下之盟。最終力圖運用其硬、軟實力的“有限推回戰略”,把中國推回到改革開放之前,以扼殺中國發展及經濟活力。然而,鑒於中美經濟關係不同於當年美蘇經濟相互隔絕,而是深度融合的共生關係,無論純粹的軍備競賽還是經濟競爭,都難以達到拖垮中國而又保存美國自身的目的。這就決定了中美貿易戰的持久性和反復性,及對中國經濟發展的危害程度。 
最後,全面阻止中國的崛起。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中國懷的“璧”就是掌握了打破西方經濟、科技壟斷的方法。美國在意中國的就是國際分工易位進軍高科技產業,而衹能做美國高科技加工廠,反對中國製造2025。如果中國掌握了晶片技術,而美國卻不具有與中國的製造業競爭的實力,那麼中國將掌握電子信息產業全產業鏈,美國顯然無法承受。特朗普把經濟問題上升到國家安全高度,加緊對中國理工科學生簽證申請和時間限制,對參加中國千人計劃等項目的美籍華人也加緊了限制。7月4日,36名國會議員提出終止華為與美國名校的技術合作。④ 

  從特朗普到萊特希澤再到納瓦羅和博爾頓,從貿易戰到中興事件再到台灣和南海衝突可知,美國遏制中國成為地緣戰略全球力量的野心昭然若揭,為此不惜一切代價與中國死磕到底,阻止中國崛起。美國還發起輿論攻擊,把中國形容為“新帝國主義列強”、“全球經濟侵略者”,是“欺騙者”和“小偷”及“規則的破壞者”。美國防部長馬蒂斯說中國在全球恢復“朝貢體系”;⑤國務卿蓬佩奧妄稱中國的開放和全球化就是個“笑話”。中美輿論戰的戰場已推進到中國腹地,一遇與美國有關的話題就會撕裂,造謠中傷、挑撥離間司空見慣,挑撥中國人內鬥,更離間與鄰國關係。   

    二、美國為何要與中國決裂

    中美分別作為崛起和守成的大國發生衝突和對峙,既是現實國家利益使然,又是歷史慣性作祟,實質是美國不願放棄霸權紅利。究其原因如下:

  一是美國自身面臨的挑戰。

    美國政府債台高築,已超過21萬億美元。有測算指,美國國債導致每一秒鐘就多出1.7萬美元的負債。居高不下的股市和國債讓美國面臨巨大壓力,急需國際資本接盤。由於美國從來沒打算還債,衹是靠賣新債還舊債或舊債的利息,更增加了債務規模。但美國不是沒有錢,不是沒條件從內部解決問題,而是不想或者不敢觸動華爾街和軍工集團的利益。美國巨額債務部分源於貿易逆差,常規貿易手段已無法幫助它獲取貿易平衡,於是特朗普集中火力對華發動了貿易戰。貿易戰可以轉移國內矛盾。美國以塑造中國為敵動員國內支持,就不能讓中國有空子可鑽。 

    特朗普退群是因為美國親手打造的戰後國際秩序和制度已無法滿足自己的利益要求,反而為新興經濟體發展提供了空間。美國在自己制定的規則下競爭被中國追趕得急火攻心。既然現行體系對中國有利,那美國就必須反對。美國西方主導的國際機制本來是實現自身利益的工具,一旦失去功能,就失去了存在價值。特朗普要的是固本培元、資本回流、貿易順差、科技領先和工業化再造!是既當老大又不當“冤大頭”的美國霸權利益!為此要拋棄建制派精英構築的虛幻的“普世”霸權,無論是WTO還是聯合國,必要時都可架空或拋棄。

    二是認為美國誤判了中國。

    過去30多年美國積極鼓勵中國改革開放、加入WTO,希望藉助經濟融合促使中國在戰略上朝西方靠攏。坎貝爾和萊特納的《中國清算》回顧了中美建交前後到近來對華政策“畫風突變”近四十年的美國對華政策,認為美國允許中國進入西方國際體系的初衷,是讓中國向美國希望的方向發展:經濟上開放,政治上民主化。因為經濟開放將促進中國經濟市場化與政治開放,最終走上西方國家道路,⑥令人想起美國當年推動蘇聯解體和俄羅斯轉向時的一幕。

    但這衹是美國的一廂情願,中國的變化使美方感受到過高估計了引導中國戰略走向的能力。中美商貿關係雖然在1986-2016年間漲了30倍,人員往來也更為頻繁,但期望中的“和平演變”沒有出現,所以認為對華政策不成功。同時發現,中國近年來的戰略發展走向與其期待相反,不僅脫離了美國設計好的軌道,而且中國自己的道路走得越來越成功、越來越自信,是對美國的戰略欺騙,⑦並要爭奪未來世界主導權。奧巴馬時期美國就開始對中國全面打壓與圍堵,特朗普的目標則更加明確,在已離職的白宮首席戰略顧問班農、現任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的多次公開講話中都有體現。

    三是認為中國構成最大挑戰。

    在美國政治經濟精英和幕後財團看來,中國已是全球範圍內真正危及美國霸權存續、國家獲利模式及其全球掠奪財富資源運行機制等根本性國家利益的主要矛盾方和矛盾的主要方面。特朗普選舉期間就炫耀所讀的有關中國的書,表明他內心深處對中國的重視,他明確中國為頭號競爭對手和安全威脅完全是長期思索的產物:既非他一個人的偏好,也非中國暴露目標招惹了美國,而是兩國結構性矛盾,即中國崛起讓美國在政治、經濟、軍事、外交上的霸主地位受挫,對美國構成了挑戰。

    過去美國挑起貿易摩擦主要是在接觸過程中敲打中國,特朗普的貿易戰則體現了以貿易為工具系統遏制中國的思路。中國一直避免正面衝突,這次被美國逼到牆角,決非像有人臆想的那樣回到韜光養晦就能避免的。未受到中國挑戰前,美國希望中國融入自己主導的國際秩序,鬥爭被合作掩蓋;感受到威脅時,遏制就成為重點。既然朝鮮和伊朗都威脅得了美國,中國當然威脅得了。對美國而言的威脅既非能力,也非意願,而是想像就夠了,因為美國需要敵人來凝聚社會向心力。 

    三、中美分道揚鑣產生的影響

    鑒於中美兩國在世界經濟和全球事務上的重要地位,特朗普對華激烈的政策就不僅影響兩國關係,而且將改變國際格局。

    首先,對中美各自可能的影響。

    特朗普對華貿易戰來勢洶洶,而看透了特朗普外強中乾的中國則誓言奉陪到底。鑒於中美高度經貿依存關係,貿易戰一定造成兩敗俱傷,但誰也不會輕易服輸。這場貿易戰猶如當年的朝鮮戰爭,打打談談很正常,一定會對高度外向型的中國經濟造成衝擊。貿易戰對中國會在短期內感到刮骨割肉之痛,特別是中興被懲罰和被卡脖子的教訓表明,依靠造不如買,放棄自力更生、艱苦奮鬥的方針,使中國再次陷入被動。但長期看,必將讓中國重新獲得一種經濟自主權上的新生,並在未來全球經濟競爭中脫胎換骨。   

    特朗普對世界發動的貿易戰不是美國霸權強大的表現,而是陷入困境的結果。美國的衰敗是結構性的,是華爾街的貪婪和既得利益集團推波助瀾造成的。無論特朗普如何折騰,都改變不了衰敗的命運,因為霸權違背世人利益。特朗普就任以來面臨的最大戰略困境是世界已發生了深刻變化,而美國地緣政治卻沒有變。特朗普的讓美國再次偉大是發自內心的期待,他不斷地退群、在國際事務上立場反復、不守信用等,都是為了維持美國霸權。從對中興的制裁、懲罰以及對俄羅斯和伊朗的制裁等可見美國金融勢力的強大。在美國徹底喪失打劫全世界的能力之前,週期性金融打劫還會持續,甚至不惜用力過猛傷及自身。

    推崇美國至上主義和孤立主義的特朗普實行戰略收縮似乎不可避免。特朗普在戰略收縮狀態下,勢必進行戰略恐嚇虛張聲勢,以保障撤退時依然能獲取利益。但作為言必行的總統,為何至今不履行競選諾言進行國內經濟建設?因為國內建設不僅週期漫長、杯水車薪,而且可能觸動現有利益格局。所以,繼續走對外掠奪的老路來得才快,金融薅羊毛和貿易戰都是組成部分。

    其次是對中美關係的衝擊。

    從一度盛行的建立中美G2的美方願望看,中美經濟共生關係意味著,中國對美輸出產品和購買美債,不僅延續了美國人低通脹高品質生活,而且是維繫美國霸權的外部支撐。中方向來給予美方足夠面子,為中美關係仁至義盡:10年前推出“救美國就是救中國”的4萬億措施,讓美國順利躲過危機;特朗普訪華享受到暢遊故宮優待;被朝鮮懟得下不了台時說“衹要中國在半島問題上幫忙,經貿上的事好商量”;一旦中國的利用價值已過,就在貿易問題上大打出手。不能寄望於美國內所謂溫和派對特朗普施壓;對執意要兩敗俱傷的特朗普苦口婆心勸告沒有用。更不要做東郭先生,對方稍有鬆動就放鬆警惕。 

    但特朗普的貿易戰未必能占上風。在中興事件和美國撕毀兩國達成的共識之後,中國已沒有退路可走,唯有強力反擊一項選擇。第一輪較量之後特朗普就豁免一些從中國進口的美企關稅、給予農業120億美元補貼、再加上參議院悄悄降低100多種中國進口貨物關稅看,特朗普魯莽的對華貿易戰已經失敗,難有繼續打下去的本錢。他配合貿易戰的台灣牌也不起作用,美國航空企業最後一刻對中國妥協,對於一慣說一不二的美國相當不易,是中國堅定的立場發揮了作用。

    多年來我們一直以美國為師。但美國現在走的不是正道:對世界瘋狂的掠奪,國內政治被財團綁架的結果,它已從戰後秩序維護者變成了破壞者。特朗普巧妙利用了美國國內喧囂不息的中國威脅論,確立其對抗政策的正當性,進而佔據道義制高點,有預謀地建構了中國這個危險的敵人。這不僅可以凝聚其內部共識,而且可以轉移矛盾焦點,減緩來自主流民意和媒體的政治壓力。中國與特朗普交涉的最大風險,就在於其日漸清晰的圍堵中國的思路卻又不按牌理出牌的手段,從而做出得不償失的強硬和不必要的妥協。

    最後對相關國際局勢的影響。

    特朗普奉行美國優先的軍事霸權和單邊主義,與世界為敵,連歐、日、加、墨西哥這些傳統盟友都不放過,甚至分化歐盟,特別是出爾反爾的“棄約精神”,遭致世人反對。儘管美、歐、日並非鐵板一塊,但仍屬於西方內部矛盾。當前既有可能聯合一些國家共同與美國打貿易戰,還要做好它們與美妥協共同對付中國的準備。特別是美國與日歐及其它西方國家達成新的貿易協定的企圖,矛頭明顯在於孤立中國。所以,中美貿易戰看上去是一場經濟戰爭,實際卻是國際話語權和國際新管理模式較量的先聲。    

  由於俄羅斯介入改變了敘利亞局勢,美俄關係癥結主要在中東。中東是美國金融霸權和金融殖民體系根基所在,失去美元石油體系的美國將會散架。美國軍事霸權的神話在敘利亞戰場已經破滅,再也不敢對其中東政策的眼中釘伊朗動武。即使自己一手扶持的伊拉克,今天也成為反美國家,表明美國的中東政策並不成功。然而,特朗普重返中東不意味著就此放過中國。看似無關的地區熱點問題,背後都有中美俄較量的影子。美國在朝核問題上的讓步也不過是無計可施後轉換一下與中國較量的戰場,企圖在台海和南海等地困著中國。 

    四、對與美國“決裂”應有的思考

    特朗普對中國想要的東西太多,多到無論中國怎麼妥協都不可能滿足的地步。所以,對特朗普這種對手能硬對抗的時候決不能示緩,無原則的讓步衹會讓其得寸進尺。但正當的反擊不同於所謂挑戰美國霸權。

    首先,是對美國本質應有的判斷。

    兩次世界大戰的爆發是西方列強爭奪殖民地的結果。美蘇冷戰平衡維持了較長時期和平。冷戰結束後美國一超獨霸,通過金融和軍事手段收穫冷戰紅利,此間美國雖然經常發動戰爭,但因無足夠強大對手制衡,總體避免了世界大戰爆發。現在美國享有的霸權所剩無幾,新興國家崛起的挑戰日甚,在債務雪球越滾越大情況下不排除戰爭冒險可能性。強盜本質並未因其物質高度發達而改變,衰弱中的霸權更危險。帝國主義的貪婪本性,決定了在恫嚇威脅無效的情況下可能鋌而走險、訴諸武力。美國軍界最常見的戰爭話題是對中國的戰爭。在中美全方位競爭、多領域博弈、隨時發生衝突將會成為一種新常態,絕對不可懈怠。

    因受孔孟之道影響太深,試圖用自己的良心去感化人、取悅於人,恐怕不適用於特朗普的美國!“韜光養晦”也衹適用於不被美國視為威脅的弱小的中國。特朗普在敘利亞被普京打得狼狽相、被金正恩玩得團團轉反而稱兄道弟表明,衝突才是國際關係的常態,鬥爭才可能贏得合作。但多年來,貌似時髦、現代與普世的無條件合作共贏思維,無可非議地佔據中國輿論主流,“鬥而不破”思維束縛著手腳,對戰爭退出人類歷史舞台、和平與發展是世界主流的判斷僵化不變,甚至信以為真。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相依賴”不僅不能保證和平共處,而且並非一切國家都可以“合作”與“共贏”。

    其次,中美夫妻論可以休矣。

    有人說40年改革開放最成功的經驗是處理好了與美國關係,依靠美國中國經濟才得到了發展,要對美國感恩戴德,有求必應;中美較量時國內總有輿論暗示一切都是中國的錯,因為中國“違背”世貿規則,美國要“討回公道”;應在貿易戰中讓步,而不是對抗美國;從美國掙到的順差理應花到美國,好像美國沒有消費中國產品,還把特朗普的無賴看成強硬;明明是特朗普“棄約成癮”,卻反咬一口批評中國不講誠信。有人披著“憂國憂民”外衣讓國人陪著向美國集體下跪,這才真正是特朗普所期待的。他明白中國顧全中美關係大局,離不開美國市場,於是極限施壓。

    中國對中美關係一直寄予厚望,大張旗鼓地加強各種聯繫,把各種所謂溝通管道搞得鑼鼓喧天、熱鬧非凡,把合作、共贏、管控等號角吹得震天響,為融入美國領導的國際社會不遺餘力。但這樣不僅對崇美恐美心理產生推波助瀾,也不為美國所尊重。90多條溝通管道和頻繁的高層往來並非美國重視中美關係或者兩國關係穩定的表現。中國不僅沒有威脅美國的能力,而且絕大多數人沒有思想準備,更不用說決心和意志了。在美國煸動民族主義情緒的人都成為內閣高官時,一些中國的公知卻警告不要煸動民族主義情緒。 
 

  再次,對華露出真面目並非壞事。

    特朗普的壓力讓國人對美國失去了幻想。妥協能否換得美國寬恕,薩達姆和卡扎菲以及俄羅斯的經驗最有說服力:誰對美國有幻想,誰就註定血本無歸,美國對待敵人衹有趕盡殺絕。特朗普對華採取強硬貿易制裁措施後,支持率不降反升,達到51%以上;兩黨之爭非常多,唯獨在“中國問題”上高度一致。可見,美國對中國的恐懼與敵視的程度。這種恐懼與敵視對於被和平麻痹已久而無憂患意識並且人心渙散的中國而言,無異於凝聚共識的粘合劑。

    特朗普是個值得肯定的反面教員,讓國人看清了美國本來面目,從幻想回到現實中,促進中國戰略覺醒。他剝掉了西方虛偽的民主外衣,擊碎了對美國的盲目崇拜和信任。因為西方制度的核心在於它不是真的講平等,而是內外有別、區分你我的等級制,西方制度所謂的優越衹是對自己而言。更重要的是及時提醒真正的威脅是什麼,而不至於被溫水煮青蛙。即便過去幾屆總統言不由衷地宣稱“歡迎一個穩定、強大、繁榮的中國崛起”,都不過是為演變中國施放的煙幕彈和迷魂湯。美國對中國的誘導幾近成功,多年來中國已放棄了不少原則立場,是十八大讓中國扭轉到正確航向。

    最後,中國必須堅持獨立自主。

    早該反思過去30多年過度依賴對外開放的思想,特別是不惜開出損害利益的優越條件。長期以來我們一直靠外需拉動經濟增長,現在外需停滯不前甚至下滑,必須啟動內需。因為過度開放其實是在本國購買力不足情況下拒絕通過重新分配把財富讓渡給民眾,衹好不斷地對外尋求市場。美歐對中國的投資重重設限,並不存在無限自由的市場經濟體。發達的日本千方百計地保護農業,始終不肯向美國妥協。另外,中興悲劇使國人發出應以舉國之力研發晶片的呼聲,但有“理性”聲音質疑這是無視全球化的資源優化配置,中國不必完全掌握所有技術。但對於中國這樣的巨型國家而言,衹有力爭成為全能型國家,才能最終立足於世界民族之林。

    和平崛起不應成為綁架中國的緊箍咒。在咄咄逼人的特朗普面前,那些認為中國經濟發展了、成為世界第一了,再忍幾年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的看法是不切實際的。一個國家的命運並非單純由GDP決定,否則宋朝不會亡於蒙元、明朝不會亡於滿清、清朝不會敗於日本,也不會有志願軍在朝鮮戰場上的勝利。決定一個國家命運的,還有社會向心力和人民的精氣神。無原則的妥協退讓衹能讓人心渙散。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在美國壓力面前不能退縮,更不能自廢武功。退讓衹能換來進一步的訛詐,直到你無力反擊,就像當年整治日本一樣。

    所以,我們可能會贏在置之死地而後生,輸在患得患失和堡壘從內部被攻破,即被美國抓著小辮的買辦勢力裡通外國。這場較量,衹要反擊的中國不敗就是勝利,進攻的美國不勝就是失敗。 


注釋:

    ①Edward Luce, “Henry Kissinger: ‘We are in a very, very grave period’”, Financial Times, July 20, 2018.

  ②Jamie Tarabay, “CIA Official: China wants to replace the US as world superpower”, CNN Politics, Sat July 21, 2018, https://amp.cnn.com/cnn/2018/07/20/politics/china-cold-war-us-superpower-influence/index.html

    ③鄭永年:“貿易戰與特朗普的國際新秩序”,《鳳凰國際智庫》,2018年7月6日。

    ④想想我們的人大代表中卻有許多外(美)國人,《建國大業》演員主角都是外籍,主導轉基因研究的張啟發院士居然是領取美方津貼的中美聯合院士!這不是令人汗顏,而是令人不寒而慄!

    ⑤Kristina Wong, “Mattis pulls no punches against China during graduation speech”, Breitbart, 16 June 2018.

  ⑥Kurt M. Campbell and Ely Ratner, “The China Reckoning: How Beijing Defied American Expectations”, March/April 2018, Foreign Affairs.   

  ⑦Michael Pillsbury, The One Hundred Year Marathon, Henry Holt and Co., Nov. 11, 2014

评论

如果您想评论这篇文章, 请先点这里免费注册!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如果您忘记您的用户名或密码,请重新注册!

遵守阅通公司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阅通公司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评论:
Copyright © 2007 China-U.S. Friendship Exchange,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规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