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2018 第一百三十四期
 
Go to English Website
首页 | 文章与评论 | 书评 | 联系我们 | 广告 | 链接
www.ChinaUSFriendship.com
社評:美國能否重新回到工業化時代
作者 喬新生
2018年10月1日


来源http://hk.crntt.com/doc/1051/8/6/8/105186846.html?coluid=136&kindid=4710&docid=105186846&mdate=0923000153

 

  曾經因為報道“水門事件”而聲名大噪的《華盛頓郵報》記者鮑勃·伍德沃德在其新書《恐懼:白宮的特朗普》中披露美國總統特朗普發動貿易戰爭的台前幕後,讓人們充分了解美國經濟政策制定過程中產生的巨大分歧。

 

  按照美國憲法和法律規定,美國白宮經濟顧問是美國總統的咨詢者,並沒有決策權。由於美國實行總統負責制,因此,美國總統任命的所有內閣部長或者經過參議院批准的所有聯邦機構負責人都必須聽命於美國總統。這就使得美國總統必須具有敏銳的觀察力、洞察力和判斷力,如果美國總統固執己見,在決策過程中不願意聽取別人的意見,那麼,總統的決策很可能會出現方向性的錯誤。

 

  美國之所以發動貿易戰爭,是因為美國總統特朗普不了解美國經濟發展的階段,而美國白宮顧問們之間的分歧,客觀上影響了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決策。按照這位《華盛頓郵報》記者調查得出的結論,美國白宮存在兩種完全不同的學派,一種觀點認為美國已經處於後工業化社會,服務貿易占美國國民生產總值的84%,美國不可能回到工業化時代;另一種觀點正好相反,認為美國應當發展製造業,重新回到工業化時代,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解決就業問題,才能振興美國經濟。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加里·科恩持前一種觀點,而美國貿易和工業政策主任及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彼德·納瓦羅則持後一種觀點。

 

  毫無疑問,美國總統贊成彼德·納瓦羅的觀點。無論是在競選期間,還是入主白宮之後,特朗普總統始終認為,美國華盛頓政客剝奪了人民用來養家糊口的工具,“他們把我們的工作崗位、財富和工廠送給了墨西哥和海外其他國家”。這樣的觀點具有政治煽動性,有可能會在美國國內引發民粹主義。如果從美國產業工人角度來看,這種觀點毫無疑問是正確的。

 

  但現在的問題是,美國之所以進入後工業化時代,把大量工廠搬遷到其他國家,就是因為美國比較優勢是在金融服務貿易領域而不是在製造領域。如果美國在製造領域擁有比較優勢,甚至不需要美國政客發出號召,美國企業就會主動將自己的工廠搬遷到美國。

 

  特朗普上任之後,鼓勵蘋果公司、耐克公司及其它美國重要的公司將自己的工廠搬遷到美國。當美國一些企業決定將自己工廠設立在美國的時候,美國總統特朗普不顧舟車勞頓,參加奠基儀式。這充分說明這位美國總統對傳統製造業情有獨鐘,對美國經濟發展階段一無所知。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主導建立國際產業分工體系,以美國為主的西方發達市場經濟國家負責產品的製造,而其他新獨立的民族國家則負責原材料的供應和產品的消費。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不到20年,新興市場經濟國家異軍突起,他們充分利用自己的原材料和人力資源優勢,大力發展製造業,生產價廉物美的產品出口到美國,從而使美國從消費品的生產國變為消費品的進口國。

 

  美國投資者為了適應國際市場變化的需要,將缺乏競爭力的製造業轉移到發展中國家,著力發展美國的金融服務貿易,利用掌握的知識產權,收取知識產權壟斷專利許可費用。為了確保美國在金融服務業和知識產權貿易領域處於絕對領先地位,美國不惜將關貿總協定改組為世界貿易組織,要求世界貿易組織增加有關金融服務貿易和知識產權貿易的內容,通過談判確保美國在金融服務貿易和知識產權貿易領域擁有絕對的統治地位。

 

  美國經濟的虛擬化,導致美國產業工人失去工作崗位,美國中西部地區一些城市因為工廠搬遷而迅速凋敝,美國東部一些傳統汽車製造企業和鋼鐵企業由於產品缺乏國際市場競爭力而迅速失去訂單,這些企業所在的城市因為缺乏穩定的稅收來源而負債累累,一些城市甚至不得不宣布破產整頓。



  2008年華爾街金融危機讓世界各國充分意識到,美國的信用經濟存在非常嚴重的問題。如果繼續支持美國的虛擬經濟,購買美國華爾街投資銀行發行的有價證券,那麼,投資者可能會遭受重大損失。正因為如此,他們拒絕購買美國的金融債券,少數國家甚至拒絕使用美元貨幣,這就導致美國信用經濟難以為繼。在這樣的歷史大背景下,美國總統奧巴馬提出“再工業化”的口號,希望美國能重新回到工業化時代,而美國總統特朗普走得更遠,希望所有投資其他國家的美國企業把自己的投資收回,在美國建立工廠,振興美國的製造業。

 

  來自美國華爾街的科恩充分了解美國經濟現狀,他代表美國金融服務業既得利益集團的切身利益,在白宮擔任總統經濟顧問期間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選中的美國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彼德·納瓦羅產生嚴重分歧。這位哈佛大學的經濟學博士納瓦羅不僅是一個善於拍馬屁的馬屁精,認為美國“總統的直覺總是正確的”,而且從骨子里反對自由貿易,認為美國政府應該對來自中國、墨西哥、加拿大的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來自華爾街的經濟顧問認為貿易逆差無關緊要,它可以讓美國消費者節省更多的開支,用於購買其他的商品、服務。貿易和工業政策主任及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則認為美國白宮經濟顧問是一個“華爾街白痴”,科恩在得不到美國總統認可、遭到貿易委員會主任排擠的情況下,只能黯然離開白宮。

 

  美國信用經濟邊際效用已經明顯減少,美國經濟面臨嚴重的虛擬化和“空殼化”現象。美國必須調整自己的經濟發展方向。可是,從短期來看,美國要想重新回到工業化時代幾乎是不可能的。且不說傳統的工業發達國家加拿大、德國、法國和英國在許多領域和美國存在直接競爭關係,以中國為代表的許多新興市場經濟國家在工業化發展過程中快馬加鞭,他們的工業制成品在國際市場上競爭力越來越強大,美國要想與中國在貨物貿易領域開展競爭並且取得勝利幾乎是不可能的。果不其然,美國總統決定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爭,中國絲毫沒有退縮,中國勇敢地迎接美國發動的第一波和第二波貿易戰爭,對美國增加徵收關稅的懲罰性措施,中國針鋒相對,對美國出口中國的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現在美國威脅對所有中國出口美國的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試圖把中美兩國貿易關係清零,即便如此,中國也沒有向後退縮,中國商務部發言人表示,如果美國繼續升級貿易戰爭,中國將奉陪到底。

 

  中國之所以對美國發動的貿易戰爭採取正面應對策略,是因為中國知己知彼。從美國的角度來說,長期的後工業化發展,讓美國在許多領域缺乏競爭能力。美國的自行車生產企業要想組裝完整的自行車,必須到中國採購零部件。這是一個絕妙的諷刺,它標誌著美國在基礎工業制成品領域缺乏明顯的比較優勢。

 

  美國人依靠石油化工產業積累的技術開採美國的石油天然氣資源,從而使美國市場石油天然氣價格大幅度下降。然而,美國雖然是石油天然氣出口國,但是,美國石油天然氣生產企業已經意識到,石油天然氣產業鏈條非常複雜,如果美國出口石油天然氣資源,那麼,美國石油天然氣企業的利潤率相對較低。只有在化工產業鏈條中占據制高點,才能確保美國石油天然氣企業獲取更高的利潤。正因為如此,美國埃克森美孚公司在美國總統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爭的關鍵時刻決定在中國廣東設立大型石油化工基地,這說明即使在美國具有一定技術比較優勢的產業,由於國內市場已經飽和,這些產業的企業也不得不到中國開辟新的市場。

 

  美國在後工業化時代之所以陷入困境,是因為美國發展戰略出現了結構性問題。上個世紀80年代,美國利用現代軍事局域網技術,建立了民用的互聯網絡。上個世紀90年代,互聯網絡成為新興產業。美國憑借互聯網絡技術,大力發展互聯網絡設備製造、軟件開發等產業,從而使美國經濟進入發展的快車道。然而非常不幸的是,美國總統克林頓頭腦發熱,在美國華爾街投資銀行的壓力下,向美國國會提交金融現代化法案,決定利用美國華爾街投資銀行的優勢地位,在國際金融市場獲取更多的利潤。華爾街投資銀行快速發展,客觀上為美國經濟發展籌措大量資金。但是,正是由於信用經濟迅猛發展,使得美國經濟出現了“嚴重透支”現象。美國本土恐怖襲擊發生之後,大量外資撤出美國,美國金融經濟遭受致命打擊。美國投資銀行為了確保機構運轉,大量投資房地產,從而使美國房地產業泡沫迅速膨脹。房地產泡沫破滅的時候,人們猛然發現,美國沒有了工廠,沒有了產品,甚至也沒有了屬於美國消費者的住房。

 

     經歷過兩次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之後,美國財政赤字迅速膨脹。雖然美國總統希望通過發展工業,解決美國財政赤字問題,但是,美國經濟積重難返。美國總統特朗普競選期間承諾增加就業崗位,振興美國的製造業,但是現在看來,這位美國總統選擇了非常糟糕的解決方案,他試圖通過發動貿易戰爭,迫使其他國家減少對美國的出口,從而使美國企業苟延殘喘。

 

  特朗普總統的所作所為,使得美國消費者有可能付出更大的代價,美國貿易夥伴必將採取對應措施,對美國出口其他國家的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這對於美國經濟的發展沒有好處。雖然美國與墨西哥達成一攬子協議,墨西哥在出口美國產品方面作出巨大的讓步,但是,墨西哥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繼續保留美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消費市場。從表面上來看,美國從與墨西哥達成協議中得到喘息的機會,美國汽車工廠可以繼續開工製造汽車,但是,由於協議的執行成本非常高,特別是美國國內汽車製造企業成本居高不下,美國汽車工業能否從中獲益還有待觀察。如果韓國、日本對美國出口汽車數量增加,那麼,美國要想讓自己的汽車產業蓬勃發展幾乎是不可能的。現在特朗普已經把矛頭對准日本、韓國等軍事同盟,逼迫他們減少對美國的出口。可以肯定,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壓力下,日本、韓國很可能會屈服,即使不會全面接受美國總統特朗普提出的條件,日本和韓國也會主動採取措施,減少對美國的出口,以便讓美國總統對國內有所交代。

 

  美國對世界各國發動貿易戰爭,短期內是為了振興美國製造業,但是,由於美國選擇錯誤的方式解決問題,美國經濟將會面臨更大的風險。《華盛頓郵報》記者披露的消息令人不寒而栗。如果美國總統特朗普通過發動為戰爭的方式無法達到預期的目的,那麼,不排除這位美國總統採用其他方法轉移視線。如果美國走上了窮兵黷武的道路,那麼,第三次世界大戰有可能會全面爆發。美國國會通過了美國政府財政預算,美國軍費開支已經超過世界所有國家軍費開支的總和。美國已經向地中海派出戰略核潛艇,攜帶戰斧式巡航導彈,隨時有可能會對敘利亞政府軍發動攻擊。如果美國和俄羅斯在敘利亞境內大打出手,那麼,美國有可能會利用戰爭手段掩蓋國內經濟問題,甚至有可能會通過發動戰爭拉動美國經濟增長。

 

  對於來自美國華爾街的總統經濟顧問關於服務貿易比較優勢的論點,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聽不懂”。這說明這位美國總統仍然生活在工業化時代,可是,他卻在領導一個後工業化時代的國家。這是美國總統的悲劇,但何嘗不是美國的悲劇呢?美國選舉產生一個具有冷戰思維的工業化時代的房地產大亨,可是,美國經濟已經脫胎換骨,美國依靠金融服務貿易和知識產權貿易促進美國經濟的發展。如果徹底打亂美國的經濟體系,振興美國的製造業,那麼,美國面對的不僅僅是包括中國在內的外國競爭者,還包括美國國內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以及金融服務貿易行業所有既得利益者。這位美國總統能否安然度過他的任期,能否在競選連任中得到美國華爾街的支持,所有這一切都是未知數。只要這位美國總統在任職期間不宣布對外發動軍事戰爭,人們就應該感到萬分慶幸。向這位美國房地產大亨出生的美國總統解釋美國後工業化時代金融服務貿易和知識產權貿易恐怕是對牛彈琴,如果不能讓美國工廠的煙囪冒煙,讓美國的製造業重新發展,這位美國總統死不瞑目。

 

  歷史的詭譎之處就在於,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從工業社會到後工業社會,人類文明必須沿著這個軌道發展下去。可是如今美國作為後工業化時代重要國家,猛然發現自己走得太快,以至於失去了太多,因此,準備重新回到工業社會,與新興工業化國家同台競技。在這場歷史性大調整過程中,美國充分利用自己的霸權地位,對其他國家大打出手。作為維護世界貿易秩序的世界貿易組織面對美國如此瘋狂的舉動居然無動於衷,美國駐世界貿易組織代表甚至才採用拖延戰術,阻礙世界貿易組織仲裁機構發揮作用。這說明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建立有利於美國國際秩序過程中,已經到了不顧一切的地步。

 

  中國面對這樣一個不斷使用“老黃歷”的美國總統必須沉著冷靜,一方面積極捍衛中國的國家利益和中國企業的正當利益,另一方面必須以最少的成本與美國周旋下去。中美兩國之間矛盾是結構性的矛盾,也是長期性的矛盾,短期內矛盾無法得到徹底解決。長期來看,美國未來領導者一定會充分意識到,美國所面臨的最大問題不是來自於國外,而是來自於國內。由於美國經濟結構已經發生了實質性變化,美國華爾街投資銀行所代表的美國信用經濟在發展過程中出現了問題,如果不能依靠科技創新,催生新的產業,那麼,美國要想與新興市場經濟國家競爭並且取得勝利幾乎是不可能的。美國必須承認這一點,除非擁有顛覆性的科學技術,形成新的知識產權體系,否則,美國要想在工業化競爭中占據領先的位置只能是痴人說夢。

评论

如果您想评论这篇文章, 请先点这里免费注册!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如果您忘记您的用户名或密码,请重新注册!

遵守阅通公司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阅通公司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评论:
Copyright © 2007 China-U.S. Friendship Exchange,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规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