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1/2023 第一百八十七期
 
Go to English Website
首页 | 文章与评论 | 书评 | 联系我们 | 广告 | 链接
www.ChinaUSFriendship.com
美中國家利益可否兼容?美34位專家如是答
作者 余東暉
2018年9月1日


来源http://hk.crntt.com/doc/1051/6/0/1/105160102.html?coluid=148&kindid=7550&docid=105160102&mdate=0816033753

在美中戰略競爭性愈益顯現的時候,美中國家利益是否不可調和?這個問題亦愈益引起關注。美國《外交事務》雜誌網站最新面向美國國關學界的34位專家做了調查,14人認為不可調和,15人認為並非不可調和,5人保持中立。兩種看法可謂平分秋色。 

  

“美國和中國的國家利益根本上不可調和”(U.S. and Chinese national interests are fundamentally incompatible),34位專家被問到是否同意這種論述時,有兩人表示“非常同意”,他們是芝加哥大學教授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馬歇爾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弗萊(Jamie Fly),而且他們都給自己的看法打了百分之百確信的10分。 

  

表示“同意”這種說法的專家有12人,包括亞洲協會高級研究員夏偉(Orville Schell)、哈佛教授阿里森(Graham Allison)、喬治城大學教授麥艾文(Evan Medeiros)、哥倫比亞大學教授貝茨(Richard Betts)、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沈大偉(David Shambaugh)、新美國安全中心副主席拉特納(Ely Ratner)、喬治城大學助理教授梅惠琳(Oriana Skylar Mastro)、網絡專欄作者利明彰(Bill Bishop),胡佛研究所研究員奧斯林(Michael Auslin),以及華裔學者裴敏欣和孫韻等。 

對“美國和中國的國家利益根本上不可調和”論述持中立態度的有5人,包括哈佛教授奈(Joseph Nye)、前華盛頓郵報駐華記者潘文(John Pomfret)、牛津大學教授米特(Rana Mitter)和傳統基金會高級研究員成斌等。 

  

表示“非常不同意”上述論述的專家有3位,都是華裔學者: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李成、密歇根大學副教授洪源遠(Yuen Yuen Ang)、康奈爾大學副教授白潔曦(Jessica Chen Weiss)。 

  

對“美國和中國的國家利益根本上不可調和”說法表示“不同意”的學者有15人,包括哥倫比亞大學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亞洲協會副主席拉塞爾(Danny Russel)、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高級顧問葛來儀(Bonnie Glaser)、外交關係理事會高級研究員艾布拉姆斯(Elliott Abrams)、新美國安全中心主席範騰(Richard Fontaine)、耶魯大學高級研究學者胡珀(Mira Rapp-Hooper)、新美國安全中心高級研究員舒爾曼(Loren DeJonge Schulman)、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主任福德(Lindsey Ford)、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副教授傅瑞珍(Carla P.Freeman)等。 

  

有意思的是,表示“非常不同意”上述論斷的3位華裔學者都寫出了詳細的理由。而多數同意上述論斷的學者,並沒有寫理由或僅寫寥寥數語,或許因為現在的形勢似乎是顯而易見的。 


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研究中心主任李成指出:美國有明顯的緊迫感要保護和促進美國在世界舞台上的安全、繁榮和信譽。令人擔心的是,如果美國不拿出新的、有效的方式與中國打交道,這個強大的對手將在許多重要方面超過美國,並在二十年內獲得實質性的競爭優勢。矛盾的是,儘管美國和中國越來越懷疑對方的戰略意圖,但兩國之間的接觸從未像今天這樣廣泛、深入和頻繁——無論是國家元首、軍事首腦、智庫、地方、商業、教育、文化或旅遊級別。美國和中國都面臨著恐怖主義、核擴散、網絡安全、國際難民流動、氣候變化和全球流行病方面日益嚴峻的挑戰,這些挑戰很大程度上是共同的。在全球經濟和金融穩定領域,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合作動機遠大於對抗動機。最重要的是,兩國領導人應該清醒地認識到,美中之間的軍事衝突將是災難性的。它將顛覆世界經濟,迫使許多其他國家選邊,從而提高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可能。從中美兩國的國家利益來看,中美戰爭將太悲慘,不會有贏家,不應該打仗。 

  

研究中國民族主義課題的白潔曦指出:中國和美國的國家利益雖然不同,但仍然是相容的。國土安全、經濟繁榮、治理污染和氣候變化以及一個和平的亞太——這些都是美中兩國的共同利益,不會威脅對方生存和福祉。我們看到並將繼續看到中美在一些重大問題上的摩擦,包括貿易、台灣問題,以及中國與美國在亞太地區的盟友和夥伴之間的主權爭端。但假定兩國之間存在根本的不相容,就等於承認,如果兩國繼續走目前的道路,戰爭或投降是不可避免的。 

  

研究中國脫貧課題的洪源遠指出:美國和中國的國家利益根本不相容的看法是一種危險的自我強化。如果美國和中國的政策制定者持有這種信念,他們將制定相互損害的政策,而且他們越是這樣做,中美兩國就越有可能成為無可爭議的敵人。這正是正在進行的貿易戰所發生的事情。事實上,美國和中國在經濟上都是相互依存的,誰也離不開誰。從開放的、全球化的經濟中獲益,又在它周圍築起高墻,這是不可能的。任何國家都不能兼得。 


出版過《大國政治的悲劇》並提出“進攻性現實主義”的米爾斯海默寫道:中國的主要外交政策目標是以美國主導西半球的方式主導亞洲。換句話說,中國想成為地區霸主,從他們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明智的目標。毫不奇怪,有大量證據表明他們正在追求這個目標。另一方面,美國在防止中國主宰亞洲,而不是維持該地區目前的實力平衡方面有著深遠的利益。因此,中美兩國的利益顯然是根本不相容的。 

  

最早提出“修昔底德陷阱”的阿里森指出:中美兩國在一些關鍵的國家利益上有共同之處,比如兩國之間不想發生全面戰爭,但在誰將在西太平洋地區占據主導地位等問題上存在利益衝突。 

  

曾在奧巴馬時期任白宮東亞事務高級主任的麥艾文寫道:美國和中國的國家利益多元,有些是匯合的,有些是分離的。在與國家安全和經濟決策有關的關鍵問題上,這種分歧越來越大。然而,目前雙方都有利益避免一場重大的雙邊衝突,而這將暫時提供一點穩定。 

  

著名中國問題專家黎安友表示,原則上每個國家都可以安全和繁榮,而不會損害另一個國家的安全和繁榮,但他們的領導人是否能找到通向這種幸福狀態的道路尚不確定。 


曾任拜登助手的前白宮副國安顧問拉特納說:在亞洲,中美兩國在戰略競爭最具後果、最直接,其願望是不可調和的,儘管兩國在國際經濟和跨國問題上有共同利益。 

  

奧巴馬時期的美國助理國務卿拉塞爾說:美國和中國的國家利益“維恩圖解”(一種英國的邏輯圖解)顯示出了明顯的重叠。如果兩國都有稱職的領導,他們的分歧已經並且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得到緩解。 

  

曾在白宮國安會任職和擔任參議員麥凱恩幕僚的範騰指出:從根本上說,兩國利益並非互不相容,大國之間存在著可以想象的雙贏結果。但在實踐中,默認立場更有可能是競爭。因此,理論上可行的做法可能只是學術上的,因為雙方都在追求利益,而害怕對方的努力。 

  

傅瑞珍認為,中美關係互利共贏是有可能的。然而兩國之間存在嚴重的互不信任和摩擦,包括一些可能無法調和的分歧。如果處理不當,將使美中關係面臨惡化的高風險。只有當兩國都決定爭奪地區和全球的主導地位時,兩國的國家利益才從根本上不相容。 

  

對“美國和中國的國家利益根本上不可調和”論斷持中立立場的學者都認為,這取決於兩國怎麼做。有“軟實力之父”之稱的奈只寫了一句話:這取決於牌怎麼打。

 

评论

如果您想评论这篇文章, 请先点这里免费注册!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如果您忘记您的用户名或密码,请重新注册!

遵守阅通公司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阅通公司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评论:
Copyright © 2007 China-U.S. Friendship Exchange,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规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