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1/2018 第一百二十五期
 
Go to English Website
首页 | 文章与评论 | 书评 | 联系我们 | 广告 | 链接
www.ChinaUSFriendship.com
不按牌理出牌,特朗普顛覆了美國的對華政策:這是中國崛起和美國回應過程中的一個特殊時刻
作者 水秉和
2017年12月1日


不按牌理出牌

特朗普亞洲之行的第一站是日本—美國在亞洲最重要的盟國。可是,妙的是,他去之前先到夏威夷日本偷襲珍珠港事件的紀念館,憑弔一番。然後,他又在訪問日本之後對記者說,他選上總統後,安倍立刻打電話說想要見他;他以為安倍是在他宣誓就職之後才來見他,那裡知道安倍立馬要來見他,而他打電話想叫安倍晚點來的時候,安倍已經在飛機上了。這使得他不得不在曼哈頓的私宅中見安倍。他的舉動和談話告訴我們,特朗普暗地裡實在非常討厭安倍。實際上,三十年前他就對日本懷恨在心,認為日本佔盡美國的便宜。當然,高喊美國至上的他,對於日本偷襲珍珠港的陰險惡劣行為肯定仍然耿耿於懷。

所以,安倍還想說動他重新啟動TTP(亞洲夥伴關係),真正是不識時務。雖然美日有安保條約,可是可以看的出來,特朗普對此只給口惠,很可能實不至。

當然,這就是不按牌理出牌的特朗普。別人想請他往東走,他偏偏就要往西跑。他也完全不在乎誇大其詞,出言不遜,出爾反爾,自我矛盾。對中國,特朗普簡直是不按牌理出牌到了極點。去年競選期間,全世界的人都以為,如果他當選,他會按照承諾,第一天起就要指控中國是貨幣操縱國,就要加中國進口產品45%的關稅。也就是說,他會聽從他的國策顧問班農的建議,不惜跟中國打一場貿易戰。如果我們考慮到他任命的幕僚,班農之外還有納瓦諾(Peter Navarro),還有商業部長羅斯,經濟顧問科恩等,沒有一個不反中,差別只是程度,那麼我們怎麼也想不到他會跟習近平兩人這麼契合,這麼惺惺相惜。

反中急先鋒納瓦諾

毫不誇張地說,所有人都錯看了特朗普。蔡英文曾經以為花十幾萬美元就能買到跟特朗普電話裡聊天的殊榮,那麼,毫無疑問,特朗普肯定覺得台灣有利用價值,所以會帶給台灣一個翻身的轉機。她現在應當大徹大悟了。在特朗普眼中,台灣的價值僅僅是大國交易中的一枚小棋子,是一個給美國軍火商賺點小錢的地方。

我們或許應當特別談到納瓦諾。這位經濟學家在2006年寫了一本書,書名是《未來與中國的戰爭》(The Coming War with China), 2011年又寫了《被中國整死》(Death by China)。前一本書說的是中國如何在全世界爭奪能源,礦產和利用非法手段竊取科技情報,以及如何利用政府的力量幫助企業打入國際市場。第二本書更是危言聳聽,公開指控中國是貨幣操縱國,政府向出口產品提供減免稅的幫助,違反貿易組織的規定,使其他國家的產品無法跟它競爭,嚴重打擊了美國的製造業。他並且把該書內容製作成電影;他反中之猛,不下於哪位以《即將到來的中國崩潰》一書成名的,不會講中文卻有個中國姓的章高登(Gordon Chang)。去年特朗普一而再地指控中國為貨幣操縱國,其來源毫無疑問就是這位經濟學家。班農已經離開白宮,但是納瓦諾仍然是特朗普的經濟顧問。顯然是為了不跟北京造成不必要的摩擦,特朗普沒讓他隨行。

在《被中國整死》一書之後,納瓦諾再接再厲,於2015年又出版了一本以偵探小說形式面世的《臥虎:中國的強軍主義對世界的意義》(Crouching Tiger : What China's Militarism Means for the World) 。這本書也伴隨了訪問了數十位軍事專家的電影。書中幾乎每一頁,甚至每幾句話就會用一些惡毒的字眼,如"侵略性","陰險","霸占"等等來形容中國。他指控中國侵占了西藏和新疆,佔領大片屬於印度的領土,非法佔領南中國海,侵略越南,跟日本爭奪屬於日本的釣魚島等等。總之,凡是中國跟任何國家發生衝突,他一定說是中國的錯,是中國侵略。

老實說,特朗普在這些人物圍繞之下,就職以後既沒有指控中國為貨幣操縱國,也沒有增加中國製造產品45%的關稅,這就已經讓大家掉眼鏡了;可是不但如此,為了爭取習近平訪美,他還特別宣布,美國承認:只有一個中國,然後在他佛州的豪華別墅熱情款待了習氏夫婦,把習當作"好朋友",讚賞習為"好領袖"。我們發現,從四月會見了習氏夫婦之後,一直到這次訪問中國,特朗普沒有對中國口出惡言,雖然他一再敦促北京加強對朝鮮的壓力,並且表示了某種程度的失望。

以皇帝之禮迎賓

表面上,特朗普這次訪問中國並不具有特別意義,因為這只是他訪問五國中的一個。北京方面也可以把它視為列行公事,淡然處之。如果有人這麼想,抱歉,那就太幼稚了。那就太不了解中共在周恩來調教下在外交工作方面的量身定制,鉅細無遺,扭轉乾坤的厲害了。

特朗普是一位自大,自戀,自信,固執己見,絕不認錯而又喜歡向權威挑戰的領袖。這種個性在他去年競選時表露無遺。北京方面為他特別定制的就是以皇帝般的最高待遇來接待他。先是巨大的車隊直奔天安門,接著是龐大的樂隊演奏和整齊劃一並且個子高大的儀仗隊供他檢閱,然後大開宮門,在明清兩代皇帝上朝的太和殿接待他,並且習氏夫婦親自陪同他欣賞國寶,在從前慈禧太后看戲的地方請他看戲,然後在宮中進晚餐。試想,如果你受到這樣子的招待,這種畢生也遇不到一次的尊貴待遇,你還能跟主人吵架嗎?

在推特上,特朗普對他受到的禮遇讚美有加。他說出了每個電視台都轉播的話,那就是"我不責備中國,我責備我的前任。"什麼貨幣操縱?什麼貿易不公平?他都不怪罪中國了!

所以,我們看到的是一位顛覆美國對華政策的總統。

掏空國務院

根據報導,在特朗普擔任了總統將近一年的今天,美國國務院中存在著嚴重空缺,高級官員,包括大使,副國務卿,助理國務卿等,有74個職位仍然空置。這是因為特朗普上任後要求所有政治性任用官員,也就是制定政策的官員,都交出辭呈。趕走了這一批精英之後,他並沒有急於僱用新人,而國務卿蒂勒森本人不但是外交的門外漢,並且也存心縮減國務院的編制。這樣,常春藤名校培育的,擁有數十年外交經驗的人退休的退休,不到退休年齡的另謀出路。即使在職的非政治任用的官員也士氣低落。因此,外交政策幾乎是隨特朗普喜惡來決定。不要以為這是他的無能,因為這也非常可能是他刻意安排的,因為他鄙視那些常春藤名校出身的精英,認為美國現在的情況就是他們這批人搞出來的。他討厭安倍,緊握該人的手不放,搞得後者在全世界視頻上尷尬不堪;他不喜歡默克爾,居然拒絕握手;他把澳洲總理講到一半的電話掛了…在他心裡面,這些人都是搭美國核子傘便車的懶漢。

無論是基於什麼奇怪的理由,他一心想跟俄國交好。他的手下,包括他的兒子和女婿在內,有九位跟俄國有著牽扯不清的關係。在這方面,既有的精英建制終於困住了他。困住他的是獨立檢察官和參眾議會的諮詢,不是國務院。可是,在美中關係上,我們還沒有看到明顯的阻力,這就給予特朗普一個獨斷專行的機會。

2016-2020 是歷史性的轉點

十一月七日的一些地方選舉清楚顯示,特朗普的魅力已經逐漸減弱。在幾個地方選舉中,民主黨開始站上風。另一方面,幾位重要的共和黨參議員和多位眾議員都覺得無法跟他合作而宣布退休。我們可以初步預測,明年的議會選舉,民主黨應當可以贏得許多席位,甚至取得多數。其後果是,所有得不到兩黨多數支持的議案都將無法通過,使得特朗普基本上成為坡腳總統。等到2020年到來的時候,特朗普將會受到共和黨內部的挑戰,可能就此跟政治說再見。即使出線,他也很可能會輸給民主黨,就此結束了美國歷史上這一段反精英,反建制時期。但是,絕不能小看這關鍵性的四年。經過他這四年的折騰,美國在許多方面都將無法走回原路了。美中關係上,更是如此。

大概沒有人懷疑,如果希萊莉當選為總統,她幾乎毫無疑問地會繼續推動她在國務卿任內發動的亞洲再平衡政策。雖然她競選時被迫放棄了對TPP的支持,可是當選以後她無可避免地會用其他方法再搞一套類似的自貿區來跟中國爭奪亞洲的領導地位(現在安倍正在重組沒有美國的TTP;毫無疑問,他是想等四年之後邀請美國再加入)。經過特朗普這麼一攪局,中國與東盟各國之間的關係加深了許多,它們很可能會跟中國合作,建立更大的自貿區。就南中國海而言,北京與東盟各國可望達成行為準則的協定。這麼一來,美國再想用"航行自由"來製造矛盾將會遠為困難。

本來,美國對付中國的戰略是啞鈴式的,也就是說,東北亞由日本把關,而西南方則由新加坡把關,兩處都有美國的龐大軍事基地。在兩頭的中間是一個狹窄的海道,由美國在第一島鏈的部署來阻擋中國。現在,在北京施壓之下,新加坡好像有些動搖,而菲律賓的轉向也使這第一島鏈出現了缺口。美國軍方對此非常焦急,可是特朗普的意向卻不甚明顯。因為特朗普基本上是孤立主義者,是美國至上主義者,是跟班農一致的。競選之時他曾表示要撤出阿富汗,結果他身邊的三位將軍把他關在一間屋子裡,曉以地緣政治的大義,他才決定讓美軍無限期留下。可是,到底他對維持第一條島鏈有多少執著,仍然是未知數。

這是因為他對以小布什為代表的新保守主義,或者希萊莉所代表的新自由主義都既不了解,也不認同。兩個主義都是為了維持美國的霸業和聯盟體系,跟他所要的"美國第一"的含義很不一樣。兩個主義都是要抵制中國,孤立中國。從特朗普在北京的表現,我們看到,他要跟中國交朋友,願意讓兩個大國合作,共同領導世界。看來他接受了習大大"互利共贏"的概念!果如此,那麼他就顛覆了美國在冷戰後的基本外交政策。那麼,他這四年就為世界作出了巨大貢獻。

最後,我們不妨用11月10號《紐約時報》報導特朗普訪問北京時的一段話作結。它說:

"這是中國崛起和美國回應過程中的一個特殊時刻。特朗普的表現暗示了大國政治間的一個轉點。其結論是,美國以追捧中國領袖作為手段而不是向他挑戰,更能達到目的。"

评论

如果您想评论这篇文章, 请先点这里免费注册!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如果您忘记您的用户名或密码,请重新注册!

遵守阅通公司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阅通公司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评论:


水秉和1942年出生於蘭州,1949年 全家遷臺後在新竹落戶,從中原大學水利工程系畢業後留美,改讀政治,在獲得密西根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資格後進入聯合國服務,直到退休。三十多年來,他的 時評散見於港台及美國的報刊,并長期用彭文逸的筆名為香港的《九十年代》月刊 “自由神下” 專欄寫稿。他曾經在美國的《新土》、《知識分子》 兩個刊物和香港的《抖擻》雙月刊擔任編寫工作。現居拉斯維加斯。电邮信箱:b.h.shui@gmail.com
Copyright © 2007 China-U.S. Friendship Exchange,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规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