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1/2023 第一百八十七期
 
Go to English Website
首页 | 文章与评论 | 书评 | 联系我们 | 广告 | 链接
www.ChinaUSFriendship.com
天災無眼肆虐美國,人謀無情改變世局
作者 水秉和
2017年10月1日


就在大家注目德州與佛州的風災和西岸幾州的火災時刻,世界局勢也默默地發生巨變。中印邊境對抗的和平解決是其一。印度是個既窮又大的古老國家,它跟印度大媽一樣,總想找機會佔個小便宜。對付它的辦法是:既不讓它佔小便宜,也不把事情鬧大,破壞和平崛起的大計。中國移重兵入藏,但是對越界士兵僅僅用胸部互撞,推推拉拉,努力維持兩國自1962年衝突至今沒有發射過一顆子彈的良好傳統,表現出非常高的政治智慧,可圈可點。

 

朝鮮局勢發生相當深刻的變化是其二。小金胖子居然在很短的時間裡弄出了氫彈,引起舉世震驚。可是,不管特朗普如何虛聲恫嚇,這個仗是絕對打不得的;即使哪位混小子真的統治了一個核國家,也絕對不能輕舉妄動。這當然是因為弄不好核子塵籠罩全球,帶來核冬天,毀滅全人類。即便沒到哪一步,首爾在如暴雨交加的火箭與砲彈攻擊下,估計至少百萬人喪生,經濟倒退幾十年,而數十萬難民湧入中國東北幾乎是無可避免的後果。所以,普京與習近平在廈門舉行的金磚國家峰會旁邊達成協議,共同反對武力解決(習跟特朗普通電話,強調不能莽撞)。深受制裁之苦的普京指出,經濟制裁不會奏效,唯有談判才是正途。在這次擴大的峰會上,南北韓都有代表參加,還有埃及,泰國,墨西哥等國代表參加,而普京分別跟朝鮮和韓國代表會談,提出以天然氣管道聯繫三國的經濟合作計劃。這當然是普京又一個地緣政治的大動作:如果中俄兩國能夠推動它們與南北韓之間的經濟合作,那麼東北亞的局勢有可能擺脫今天這種劍拔弩張的局面。南韓新上任的總統金在寅繼承的是他的政黨的陽光政策,對這樣的演變是樂意接受的,雖然他仍然部署了薩德反導系統。

 

如果大家還有時間關注一下中東局勢的話,應當可以發現,伊斯蘭國已經走到了窮途末路。伊拉克與伊朗合力把他們逐出伊拉克,而在俄國制空權的協助之下,敘利亞逐漸把伊斯蘭國壓擠到越來越小的地盤中。就在不久的將來,伊斯蘭國將成為歷史。由於奧巴馬與希萊莉的政策錯誤,支持一股實際上不存在的所謂“溫和派”,以及沙特阿拉伯等產油國暗中支持其他恐怖組織,所以敘利亞與伊拉克的勝利實際上是打退了產油國(遜尼派)對什葉派的攻擊。剩下來的問題就是美國支持的庫爾特族在伊拉克東北部據守的地盤,以及美國在該地區建立的十幾個軍事基地,如何了局。

 

中東不斷上演歷史悲劇,其中之一就是庫爾特族。第一次戰後,兩個殖民主——英法——簽訂條約,把他們分隔在伊朗,伊拉克和土耳其三國,使他們成為一個沒有祖國的民族,飽受三國迫害。他們渴望建立自己的國家,但是這基本上沒有可能。美國利用他們獨立自主的願望,提供援助,使他們成為一支對抗伊斯蘭國的主要力量。這也使得中東的局勢更為複雜,使得本來是美國的盟國又是北約成員的土耳其逐漸脫歐而接近俄國。奧巴馬與希萊莉曾經高呼“阿薩德必須下台”,但是他們失敗了,所以現在俄國,伊朗,伊拉克,土耳其和敘利亞連成了一條弧線,從而打通了直接從中亞到達地中海的通道。非常有意思的是,這正是中國的“一帶一路”所需要的通道。有了中國的經濟輸血,美國和西方的勢力必然失去半個中東。

 

最深遠的變化可能是金磚峰會中傳來的另一個信息,那就是中俄兩國倡議成立一個以黃金,人民幣來清算石油價格的平台。這個平台的到來可能還需要一些時間,可是,茲事體大,它將會奪取美元作為石油定價的唯一貨幣的地位,從而大幅度削弱美元的國際影響力。國內許多評論家都認為,美國就是因為要維持美元為石油定價的唯一貨幣而毀掉伊拉克與利比亞的。現在,除非是發動世界大戰,以黃金與人民幣的定價機制將會擁有半邊天。所以,世局正在發生深遠的變化。

评论

如果您想评论这篇文章, 请先点这里免费注册!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如果您忘记您的用户名或密码,请重新注册!

遵守阅通公司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阅通公司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评论:


水秉和1942年出生於蘭州,1949年 全家遷臺後在新竹落戶,從中原大學水利工程系畢業後留美,改讀政治,在獲得密西根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資格後進入聯合國服務,直到退休。三十多年來,他的 時評散見於港台及美國的報刊,并長期用彭文逸的筆名為香港的《九十年代》月刊 “自由神下” 專欄寫稿。他曾經在美國的《新土》、《知識分子》 兩個刊物和香港的《抖擻》雙月刊擔任編寫工作。現居拉斯維加斯。电邮信箱:b.h.shui@gmail.com
Copyright © 2007 China-U.S. Friendship Exchange,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规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