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1/2023 第一百八十七期
 
Go to English Website
首页 | 文章与评论 | 书评 | 联系我们 | 广告 | 链接
www.ChinaUSFriendship.com
談三獨
作者 水秉和
2016年3月1日


三獨者,藏獨,疆獨,台獨是也。談論之前,且讓我們高舉一個定律,即:國家領土範圍會因國力的盛衰而變大變小,有得有失。

例子太多,姑且以美國為例。從大英帝國爭取到獨立時(1776年),它只有從印第安人手中騙來和抢來的,沿著大西洋海岸的13州。然後,它向中西部和南部擴張,驅趕土著,並先後打敗了法國和西班牙,乃佔據了南至墨西哥灣,西至太平洋的大片沃土,包括雄偉壯麗的洛磯山山脈,然後,於1867年,又從帝俄手中廉價購買了幾千年來都屬於印第安人的阿拉斯加。當然,還有夏威夷和關島等,不過,哪些都是零頭了。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過去兩百多年間美國逐漸成為超強。中國呢?恰好相反,過去兩百年間飽受欺凌,大片大片國土被列強侵占。猶記得,到了1978年的轉點時,有些西方和日本專家預測,中國會軍閥割據,分裂為八大塊。當然,那也絕不是胡說八道。因此,作為華裔,我們必須世世代代感謝鄧小平,是他的改革開放把中國救了回來,沒有像前蘇聯和南斯拉夫那樣,經濟沒有發展就搞民主,演變出分裂和內戰的慘劇。並且,中國急速成為第二大經濟體,現在居然有能力在南中國海收回島礁和應對三獨。

且讓我們簡單分析一下這三獨。首先是藏獨。

藏獨是最容易解決的,或者說已經解決的一獨。80歲的達賴喇嘛是藏人的精神領袖,身體不好,而且他一直說,他並不主張西藏獨立。隨著他的逝去,逃亡在印度境內的藏獨力量將更加式微。西藏的大塊土地在中國掌控之中,是中國西方的自然屏障,沒有外力支持,不可能獨立。特別是去年達賴喇嘛的親哥哥嘉樂頓珠(Gyalo Thondup),也是他的“外交部長”,跟英國女作家Ann F. Thruston合寫了一本書,書名《葛倫堡賣麵條的人》(The Noodle Maker of Kalimpong, 裡面爆料中情局介入西藏,擾亂中國邊境的來龍去脈。他說,终我一生,只有一件可堪悔恨之事,即与中情局发生关联。最初我真的相信,美国人想要帮助我们,为独立而战,而最后我意识到,事情并非如此。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中情局的目标从来不是西藏的独立,事实上,我不认为美国真的想要施以援手。他们只是想製造麻烦,用西藏人来製造中国和印度之间的误解和不和。最终他们成功了,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是一场悲剧。

在尼克森暗訪毛澤東之時,中美兩國談條件,達成協議,即尼克森需要指令中情局不得再鼓動藏人叛亂,所以藏獨早在70年代初就已走向窮途末路(藏人當時對此可能一無所知,不了解他們只是大國博弈的棋子),其能夠拖到今天主要是由於達賴喇嘛的個人感召力。不過西藏仍然是中國最窮,也是教育水平非常落後的地方。只要改善藏人的生活和兒童的教育,破處迷信(有沒有看到過藏人一步一拜一磕頭?),問題自解。

疆獨則比較麻煩。只要到過新疆,甘肅,青海等地,去一些不是漢人聚居的地方,你就會看到皮膚比較白,樣子像歐洲人的維吾爾人,或烏茲別克人。他們中間年輕的多半會一些普通話,但是完全是外國口音。抗戰之前,蘇聯曾經動過他們的腦筋,企圖建立一個東土耳其斯坦,從而把新疆從中國分離出去,併入它的聯邦之中。幸好當時的新疆王盛世才(1933年四月12日至1944 829) 被國民黨說服,投向中華民國(他把去勸降的毛澤東弟弟給殺了)。現在,由於極端伊斯蘭教在沙特阿拉伯多年來大力砸金之下,免費在巴基斯坦,阿富汗,埃及等等國家辦宗教學校,培訓聖戰學生,加上土耳其總統厄爾多安想要重建奧斯曼帝國,遜尼教派特別是它的極端力量--乃壯大起來(諷刺的是,伊斯蘭國的出現也跟這種教育息息相關,並繼續得到沙特等灣區產油國的私人捐款),連帶地,新疆也出現了獨立的騷動。

不能否認,新疆的少數民族跟中亞的各斯坦國和土耳其有共同的血統和宗教傳統,與漢族之間存在著宗教,語言和風俗習慣隔閡,加上漢人對外族的歧視心裡和去那邊撈錢的漢人急功近利的心態,民族融合是說來容易做起來難的事。“一带一路”是非常高明的策略,可以在打通歐亞大陸的同時將中亞地區的各斯坦國整合在內,但是它是一把雙刃劍,既可能增進整個中亞的繁榮,減少族群間的摩擦,相反的,弄不好也可能加劇族群衝突。到底習近平的和平發展,互利共贏政策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應當是我們在今後十年間殷切關注的題目。不過,無論如何,可以確定的是,疆獨也沒有成功的可能。

大家最關切的,毫無疑問,是台獨。蔡英文大勝,民進黨取得了立法院的多數,使得許多人以為,他們會放手追求獨立的目標,甚至有人,尤其是大陸的網民,認為非用武力解決不可。這也未免太悲觀或衝動了。

台灣一直面對著兩道牆,東面的牆是卡特總統跟中國建交之後讓國會通過的《台灣關係法》,基本上取代了必須廢止的聯防條約,向台灣提供防禦性武器和強調兩岸的問題必須以和平方式解決,同時肯定了“中國只有一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西面的牆是2005年大陸針對陳水扁搞法理台獨而制定的《反國家分裂法》,基本上規定,在台灣搞獨立的萬不得已時,中國會使用武力。是在這兩道牆的空間中,台灣獲得數十年的太平日子,使許多台灣人感到“小確幸”(微小的幸福感)。如果蔡英文或者其他人要搞台獨,讓局勢緊張起來,那麼小確幸就有可能變成大不幸了。所以,從國際的角度看,台獨絕對不是蔡英文願意冒然嘗試的選項。

但是,必須承認,我們大概都有光復之後到台灣的的親戚朋友,有些甚至也是軍人家庭出身。聽他們說,不得了,他們的子女現在也傾向於台獨了,有的甚至積極支持台獨。我多年前的一位教授,跟我交情不錯,名叫陳必照,東海畢業,是一位滿頭長滿濃密的灰白頭髮,衣著隨便,不修邊幅而對人誠摯熱情的學者型人物。很多年前,他來紐約找我,我驚奇地發現,他居然當上了陳水扁的副國防部長(我其實覺得非常滑稽,如果要他策劃軍隊跟老共打仗,台灣一定完蛋)。更有甚者,我發現,他跟他東海同窗的妻子離婚了,跑回台灣去娶了一位看起來至少比他年輕三十歲都不止的小女孩,而這位女孩子是外省父母生養的,但是卻是台獨運動中的積極份子。所以,在東西兩道牆的中間,島內激盪著獨立的浪潮。這是不能否認的現實,有點大勢所趨的味道。它能不能衝破兩道牆呢?牆是兩大超強築起來的,除非哪一道牆出現了傾斜,或者崩塌。中美兩國,會崩塌嗎?

我們知道,蔡英文必然會在台灣內部搞去中國化,可是她也必然要拼經濟,而兩者之間的確是有矛盾的。為了去中國化,她必然會加入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組織(這個組織還需要12國的議會通過,前途並不明朗),也會跟日本拉緊經貿甚至軍事關係。這是把政治放在經濟的前面,所以是錯誤的,因為經濟上台灣絕對需要大陸的合作。所以,民進黨真正需要的是搞平衡,繼續在牆內享受小確幸。大陸的經濟動力,即使目前出現一些波折,放緩,但仍然比美日歐都強勁。一旦一带一路發揮威力,美日也會想辦法加入,那麼台灣何去何從呢?她應當做的其實是經濟第一,把政治放在一邊,向兩邊開放,不要阻擋一邊,親另一邊。這樣,台灣經濟才有希望。再說,美國為了跟大陸建交曾經拋棄了台灣,就像它拋棄藏胞一樣。將來舊戲仍有重演的可能。

评论

如果您想评论这篇文章, 请先点这里免费注册!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如果您忘记您的用户名或密码,请重新注册!

遵守阅通公司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阅通公司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评论:


水秉和1942年出生於蘭州,1949年 全家遷臺後在新竹落戶,從中原大學水利工程系畢業後留美,改讀政治,在獲得密西根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資格後進入聯合國服務,直到退休。三十多年來,他的 時評散見於港台及美國的報刊,并長期用彭文逸的筆名為香港的《九十年代》月刊 “自由神下” 專欄寫稿。他曾經在美國的《新土》、《知識分子》 兩個刊物和香港的《抖擻》雙月刊擔任編寫工作。現居拉斯維加斯。电邮信箱:b.h.shui@gmail.com
Copyright © 2007 China-U.S. Friendship Exchange,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规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