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1/2023 第一百八十七期
 
Go to English Website
首页 | 文章与评论 | 书评 | 联系我们 | 广告 | 链接
www.ChinaUSFriendship.com
中東到底有幾層“地獄”?
作者 水秉和
2015年11月1日


就在這個勞工節周末,我讀到極為有趣的一段話。這段話出自一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外交顧問Richard Fontaine之口:

 

 “在伊拉克,我們推翻了政權,佔領了它,結果它下了地獄(went to hell)。在利比亞,我們推翻了政權,沒有佔領它,結果它下了地獄。在敘利亞,我們沒有推翻政權,也沒有佔領它,結果它也下了地獄。所以,總之,這就是中東,不管怎麽樣,它都下地獄…”

 

這位顧問說的很風趣,但是,對哪些生活在“地獄“中的阿拉伯人而言,又未免太冷酷。在這篇《紐約時報》週刊介紹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外交團隊的報導中,這些專家們眾口一詞,都批評奧巴馬的政策太軟弱,他們一致認為,美國還應當採取更多的軍事行動。可是,我們要問,如果美國一開始的時候不去推翻人家的政權,中東會產生那麼多“地獄”嗎?

 

這裡牽涉到一個相當根本的問題,那就是中東各國的獨裁者:伊拉克的薩達姆、埃及的穆巴拉克、利比亞的卡達菲和敘利亞的阿薩德。他們有許多兇殘暴戾的行為:薩達姆,曾經用毒氣毒死一大批反對者;穆巴拉克,經常以酷刑對待穆斯林兄弟黨徒;卡達菲,曾經派遣恐怖份子炸毀國際班機;阿薩德對付異己的手段極其毒辣,等等。總的來說,他們都是惡跡昭着,可能死有餘辜。但是,對這些國家的廣大子民來說,比起內亂、逃難、饑餓和死亡的命運,他們維穩的暴力惡行是不是有其存在的價值呢?如果說他們統治的社會裡存在着極大的種族或宗教分歧,他們是否甚至有應當存在的理由呢?我們不妨拿利比亞作例子。

 

伊拉克地獄無疑是小布什一手造成的,而利比亞地獄則毫無疑問是奧巴馬和喜萊利的傑作。位於北非的利比亞,一個由許多大大小小的部落組成的國家,許多部落仍然以遊牧為生,它邊界開放,任何時候都有約兩百萬外國人在境內居住(在美國這些就是非法移民)。依靠石油收入,人民的教育和醫療皆免費,並且卡達菲和其他獨裁者一樣,都不是虔誠的伊斯蘭教徒,所以男女兒童教育機會均等。201012月, 突尼斯一名失業的大學生自焚,引發了一場群眾運動,乃在阿拉伯世界掀起了所謂的阿拉伯之春(或許應改名為阿拉伯之冬)。西方媒體以為這是一場偉大的民主運動,乃立刻給予道義上的支持,以及其他明的和暗的支持。但是,它其實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群體參與的反抗獨裁的運動,一邊是穆斯林教眾,一邊是受過西方式的思想教育的知識分子。突尼斯的群眾運動很快就傳到埃及與利比亞等中東國家。利比亞在2011217日就發生了所謂的憤怒日(day of rage),也就是發生了重大的警民衝突。

 

奧巴馬和他的國務卿喜萊利大概是以為巨大的民主浪潮已經洶湧地掩蓋了中東大地,勢不可擋,不過仍然需要外力幫助才能得勝,所以就在一個月之後,317日,促使安理會通過了決議,理由是卡達菲對群眾運動的鎮壓有可能造成種族清洗,所以國際有責任干預。法國、英國爭先恐後地向利比亞進軍,并在美國的支持之下在利比亞上空設立禁飛區,以消除政府軍的空中優勢,同時向反對派提供武器和衛星情報。201110月,也就是在短短的7個月之後,反對派在美國的支持下把卡達菲射殺在陰溝裡。然後呢?出乎西方意料之外,然後利比亞很快就陷入混亂,一直到四年後的今天。我們可稱之為亂邦(failed state)。

 

《外交事務》雙月刊在本年3/4月號登載了德州大學教授Alan Kuperman的文章,題目是“奧巴馬帶給利比亞的災難”。文章說,事實證明,卡達菲鎮壓反對派的時候并沒有大開殺戒,沒有如西方媒體報導地挨家挨戶地殺人。據他取得的資料,死亡人數可能在1000人左右。可是,在卡達菲政權垮臺之後,四年間族群衝突不斷,產生了兩個各自為政的政府和許多地方上的獨立勢力,死亡人數據作者多方收集的資料,高達10000人。 石油產量銳減,經濟活動低落,而被新政權驅逐的境內外國人也向四面八方逃難。他指出,另外兩個後果就是伊斯蘭恐怖主義份子潛入利比亞,以及卡達菲多年累積的精良武器流失在廣大的非洲。作者說,“在利比亞所犯的錯誤不是干預後的努力不夠,而是錯在一開始作出的干預決定。”奧巴馬後來也承認,這是他最感遺憾的一件事。

 

反對派在利比亞的成功激勵了敘利亞的反對派,使得該地的和平抗議轉變為暴力衝突,而奧巴馬在利比亞造成的災難使他不肯在敘利亞用兵。這是另一個悲劇性的後果。此外,埃及在推翻了穆巴拉克之後選出了的總統不是西方所期望的民主鬥士,而是穆斯林兄弟黨的莫西。莫西當政不久就被另一批軍人抓了起來,判了死刑,恢復了軍人專政,而這次美國就悶聲不響了。

 

根據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的數據,2014年年底,全世界的難民人數高達六千萬。比2013年 年底增加了約八百萬,其中絕大部分都出現在中東。現在,這些難民,許多已經無法忍受在難民營裡的生活,大批大批地湧向歐洲。美國是製造中東難民最大的機器,但是國內正在為非法移民爭吵不休,所以遲遲不肯對難民問題表態。最近,看到德國居然肯收容八十萬難民,大概實在感到慚愧,奧巴馬宣佈原意接受一萬難民。可是,除非能夠穩定中東的局勢,數以百萬計的難民將不斷地敲打人們的良心,促使他們質問:美國,你支持民主運動,你要推翻獨裁,你怎麽替這麼做所造成的地獄性後果負責?

 

是在這個問題的關照下,我們要考慮:到底我們應如何看待獨裁者和專制政權?我個人的結論是:第一,治比亂好。第二,在民智未開的地方,或者族群分裂嚴重的地方,民主運動只會造成內戰和亂邦,幾乎不可能產生穩定的民主制度,並且會對經濟造成嚴重破壞,而經濟發展才是人民生計的硬道理。第三,按照佛家的說法,地獄一共有十八層,獨裁政權優劣各異,可能佔據了上面的十層,而亂邦則佔據了十層以下的八層。

评论

如果您想评论这篇文章, 请先点这里免费注册!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如果您忘记您的用户名或密码,请重新注册!

遵守阅通公司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阅通公司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评论:


水秉和1942年出生於蘭州,1949年 全家遷臺後在新竹落戶,從中原大學水利工程系畢業後留美,改讀政治,在獲得密西根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資格後進入聯合國服務,直到退休。三十多年來,他的 時評散見於港台及美國的報刊,并長期用彭文逸的筆名為香港的《九十年代》月刊 “自由神下” 專欄寫稿。他曾經在美國的《新土》、《知識分子》 兩個刊物和香港的《抖擻》雙月刊擔任編寫工作。現居拉斯維加斯。电邮信箱:b.h.shui@gmail.com
Copyright © 2007 China-U.S. Friendship Exchange,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规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