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1/2023 第一百八十七期
 
Go to English Website
首页 | 文章与评论 | 书评 | 联系我们 | 广告 | 链接
www.ChinaUSFriendship.com
羅伯特•凱根的新保守主義宣言
作者 水秉和
2014年9月1日


前不久,我在此論壇 (http://www.us-chinaforum.org ) 談到烏克蘭局勢時提到一位女士,即美國主管歐洲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紐蘭。這位從小就讀於培育精英的私立學校,然後進入常春籐大學,然後進國務院服務的美眉卻是滿嘴粗話的女強人。在一段被Youtube 披露的談話中,她脫口而出“操歐盟”,暴露了對歐盟的藐視,也震驚了北約盟國。據《紐約時報》報導,她曾親自到烏克蘭的獨立廣場去散發餅乾給示威群眾,赤裸裸地說明西方,特別是美國,對示威群眾的支持。我也提到,她的丈夫就是大名鼎鼎的新保守主義巨頭,歷史學家羅伯特•凱根(Robert Kagan)。今年526日,凱根在《新共和》雜誌上發表了一篇雄文,題目是“超級大國不能退休:什麽是我們這個疲憊的國家仍然欠這個世界的東西?”論者稱之為新保守主義宣言。

 

在這篇長文中,他縱觀美國從1920年以來的外交史,旁徵博引,情文並茂,氣勢磅礡,的確是一篇難得的好文章。報上説,奧巴馬看了此文,跟其幕僚討論了十分鐘之久(有人計算,奧巴馬上任至今已經打了177場高爾夫球,所以公務十分鐘對他而言表示非常重視),而《紐約時報》於76日將羅伯特與喜萊利兩人的照片放在一起,文章標題是“新保守派的下一步行動”,意思是說,新保守派雖然必需為攻打伊拉克的錯誤政策負責,但是,沉潛十年之後,他們又想借屍還魂,想要跟2016年大選呼聲最高的喜萊利聯手,跟她的“新自由主義”尋找共同點。

 

凱根首先指出,美國的外交思想一直存在着兩大派,一派是現實主義,另一派是理想主義。從1920年開始,也就是第一次大戰結束後,現實主義抬頭,有二十多年的時間,美國人不願意多管閑事,或者説厭戰。就像現在一樣,有一半以上的群眾在民意調查中認同下面這句話:“在國際關係中,美國應當管自己的事,讓別的國家盡力做好它們的事。”

 

是在這種現實主義的氣氛中,希特勒、墨索裡尼和日本軍國主義在歐亞大陸肆虐而美國無所動靜。雖然羅斯福總統有心採取行動,可是民意卻不到位。他那時的一句名言是:“在人間事務中,會有那麽一個時刻…當他們必需準備去維護,不單單是他們自己的家園,而是他們的教會、他們的政府以及他們的文明依以自存的人類共有信念。捍衛宗教、捍衛民主、捍衛國家間的善意,都集中於這次戰爭。要拯救一國,我們必需下定決心去拯救所有國家。”

 

結果,日本偷襲珍珠港決定了一切。美國擺脫了獨善其身的現實主義,積極參與二次大戰,並且戰後立刻致力於建立新的國際秩序。聯合國、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美國的強大政治、經濟和軍事的支持下,維護了世界的大體穩定。凱根説,“美國的這個新的總策略跟過去的‘常態’是截然不同的。它的目的不僅僅是維護美國人民的領土、繁榮與主權獨立,而是促進一個自由主義的世界秩序。它維護的不僅僅是美國的利益,並且也包括許多其他國家的利益。”他說,“這是美國在外交政策上的一次真正革命。”

 

他認為,四十年的冷戰,美國都是受到這一套總策略-捍衛自由主義世界-的指引。冷戰結束後,美國仍然沒有放棄這套策略,從1990年到1999年,它每隔17個月就採取一次武裝行動(巴拿馬、伊拉克、索馬里、海地、波斯尼亞、索馬里等)。這些都與美國的國家利益沒有多大關係,其主要目的是捍衛一種有利於自由主義的世界秩序。

 

凱根沒有提及的是,在他和其他幾個新保守主義者的極力推動下,小布什於2003年,以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和發展核武器為藉口,攻打了伊拉克。並且,他也沒有認錯。他只說,由於阿富汗與伊拉克的兩場耗時日久且損失重大的戰爭,美國人現在有了厭戰心理,一半以上的民意不贊成美國軍事參與敘利亞內戰和烏克蘭內戰。可是,在承認民心疲憊之後,他卻突然筆鋒一轉,回到他的主題:美國不能退休!

 

他說,民心疲憊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美國人,就像大力神一樣,扛著地球這副重擔已經很久了。“如果他們想要卸下這副擔子,他們是值得原諒的。”可是,問題是,“世界并沒有真正的、通盤的法律體系,更談不上一個民主的權威,足以讓所有國家遵守。”“美國不時需要用它的力量去強制達到它所認識的正義。這是一付沉重的道義擔子。”他說,“在國際領域,美國必需擔當起法官、陪審團、警察的角色,并在必要時採取軍事行動而成為行刑者。”

 

在最後幾頁,他充滿感情呼籲,敦促美國繼續挑起維護自由主義世界的重擔。他指責奧巴馬,説奧的態度是,“應付世界的實際情況,而不是設法使世界走向某種可能的方向。”他的論點是,若不是美國的理想主義和對自由主義的堅持,我們根本不知道什麽是世界的實際情況。隱含的意思:沒有美國的主動干預,世界的實際狀況可能非常恐怖。

 

針對中國,他問:“如果沒有美國在後面支撐,讓一連串擁有實力的國家把中國圈起來,中國會幹出什麽事?”意思,當然,是説中國會幹出一些欺壓鄰邦的事。他完全忽略的是,中國仍然是在振興之中,它的領海仍然被美國在背後撐腰的大小國家侵犯。

 

如果喜萊利果真當選下一任的總統,那麽我們幾乎可以肯定,她的外交政策會比奧巴馬強硬。2008年她輸給奧巴馬的一個主要原因,據專家分析,是因為她支持伊拉克戰爭而奧巴馬反對。她可能真的會接受已經被唾棄的新保守主義,跟凱根混在一起。可是,凱根的觀點卻存著相當重大的缺陷。

 

首先,相對於上世紀,美國已經不具備絕對優勢,尤其是在經濟實力上,長期捲入這種鬥爭只會繼續消耗美國的實力;第二,事實證明,伊斯蘭教基本上跟自由主義思想之間存在着無法妥協的矛盾,至少在阿拉伯世界是如此。伊斯蘭教的基本教義是“除了阿拉,沒有上帝”(God but no God), 其與異教徒之間的對立絕對不是短期內可以妥協的。我們看到美國在阿拉伯世界已經造成的亂局,並且這種亂局可能會持續數十年。強要阿拉伯國家接受西方的自由主義思想,其後果不但是替自己找麻煩,也是替其他俗世政權找麻煩,如中國的疆獨。第三,不同的政治體制應當有權按照各自的歷史文化傳統,尋找自己的道路, 不應當,特別是不應當用武力,或暗中鼓動群眾運動,去顛覆他國政府,要它們也實行自由主義的政治制度。

 

總之,凱根所說的美國是理想主義的美國,但是,有更多人卻認為它是一個想要繼續維持霸權的美國。客觀地説,兩種因素都有。只不過,當我們看到阿拉伯世界和非洲的亂局,不論是理想還是霸權,捍衛起來都是吃力不討好的事。美國的外交政策可能到了尋求大國和解而不是獨霸世界的時候了。

评论

如果您想评论这篇文章, 请先点这里免费注册!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如果您忘记您的用户名或密码,请重新注册!

遵守阅通公司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阅通公司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评论:
非常好的文章。自2001年小布什上台盛极一时的新保守主义,在他下台前已经走向衰落,几乎被人们遗忘。作者介绍了卡根最新的文章,使读者了解美国这个重要的政治派别和思潮,有可能卷土重来,引起世人警惕。 但我觉得也不必高估这一派别的影响力,毕竟它的灵魂人物和理论天才如沃尔福威茨、Irving Kristol (不久前我还见过他的儿子)、Norman Podhoretz 等都几乎烟消云散,其教父切尼也垂垂老矣。卡根只是个大学教授和专栏作家,影响有限,即使他振臂一呼,难有回响。另外我觉得希拉里不可能接受新保守主义与卡根之流站在一起。即使如前国务卿赖斯,都不能划入新保守派阵营。如果希拉里重拾这个早已被唾弃的新右派意识形态,她有可能在下次大选中加分吗?希的政策主张的确比较强硬对中国也不太友好,但北京也应检讨对她的态度,多次让她难堪把她逼到墙角。(不要忘了比尔克林顿比起小布什和奥巴马对待中国还是最好的总统)。 章嘉琳
2014-9-9


水秉和1942年出生於蘭州,1949年 全家遷臺後在新竹落戶,從中原大學水利工程系畢業後留美,改讀政治,在獲得密西根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資格後進入聯合國服務,直到退休。三十多年來,他的時評散見於港台及美國的報刊,并長期用彭文逸的筆名為香港的《九十年代》月刊 “自由神下” 專欄寫稿。他曾經在美國的《新土》、《知識分子》 兩個刊物和香港的《抖擻》雙月刊擔任編寫工作。現居拉斯維加斯。电邮信箱:b.h.shui@gmail.com
Copyright © 2007 China-U.S. Friendship Exchange,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规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