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1/2019 第一百四十一期
 
Go to English Website
首页 | 文章与评论 | 书评 | 联系我们 | 广告 | 链接
www.ChinaUSFriendship.com
中美必须现在建立互信,以避免来日冲突
作者 梁建邦 译者 王胜炜
2014年7月1日


编者按:感谢梁建邦先生和《南华早报》慨允我们将这此文翻译为中文,并发表此文的中英文版本于www.ChinaUSFriendship.com。英文版本原刊于2014524日下午756分的《南华早报》洞察版。

 

东南亚社会曾经相对和平地共存。中国与东盟(東南亞國家聯盟) 2003年签署《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并于2010年推出东盟-中国自由贸易区。同样地,中国是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而历史恩怨都明智地留给后人去解决。

 

现在,东海和南海的海水变得更加动荡。美国与中国邻国更紧密的军事关系,让他们对领土的要求变得更为大胆,密藏的长期争端因而纷现,民族主义正崛起于各方。一个重新武装但死不悔改的日本,亦即将成形。

 

再加上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的倡议,现在并不包括中国,美国的戰略重心向亞太轉移或“再平衡” ,很容易被中国理解为不外乎遏制与围堵策略,以维持美国的霸权。

对中国而言,其日益增强的自信打断了经常重复的“和平发展”意图。防空识别区已经涵盖与日本有争议的岛屿,而打造军事驻地和构建一个简易机场的明显步骤,已经出现于与菲律宾有争端的斯普拉特利群岛/南沙群岛(Spratly/Nansha islands)。这些动作可能预示,在中国南海出现另一个中国防空识别区。

 

中国石油钻机在与越南有争议的帕拉塞尔/西沙群岛(Paracel/Xisha islands)附近豎起,则恰似火上加油。

 

对美国而言,中国似乎正在测试其区域影响力的极限。难怪美国总统奥巴马赶紧于上月访问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再次向亚洲主要盟国提出保证。与此同时,美国正越来越为中国快速的军事发展,感到震惊。

 

一个美、中互不信任和对抗的恶性循环似乎已经摆在台面,呈现的是典型的、经典性的安全困境,令人回想起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格雷厄姆阿利森(Graham Allison)教授警告过的全球超级大国与其上升的挑战者所陷入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来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此说法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观点,雅典和斯巴达的战争之所以最终变得不可避免,是因为雅典实力的增长,以及这种增长在斯巴达所引起的恐惧) ,曾经验证于公元前5世纪斯巴达和雅典之间灾难性的伯罗奔尼撒战争(Peloponnesian war)19世纪末英国和德国之间的敌对。

 

预见这个若隐若现的陷阱,习近平去年与奥巴马在“阳光之乡”(Sunnylands)的历史性单独会唔时,提出了“大国关系”的概念。尽管他们之间存在分歧,两人都设想有一个富有成效的相互关系,以体现合作。然而,撇开言谈,两者之间的关系还留下很多有待改进之处。

在大国关系中,中国古代的战略家孙子强调,胜利在于知已知彼。那么,中国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在中国积极鼓吹的“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 的深处,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对民族尊严和民族复兴的小康国家和世界大国的精神渴求,它蕴藏于习近平的“中国梦”中。特别是,中国希望在平等的条件下,被当作一个大国来对待。

 

然而,撇开能力不言,这一切都不意味着对霸权的欲望。事实上,中国如果推翻它已经受益匪浅,并且还会继续获益的由西方、特别是美国所保证的世界秩序,会承擔极大的風險。然而,领土完整、政权稳定、能源资源安全、和经济持续发展的机会,依然是中国将尽其所有力量加以守卫的“核心利益”。

 

在一个日益相互依存的世界,中国已经成功的将自己嵌入了全球经济秩序的中心。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现在与中国有业务往来的有126个国家,与美国的仅有76个,并且还有比美元更多的货币,配合著人民币流转。此外,全世界前八个最繁忙的集装箱港口,有六个在中国(包括香港)。所以,中国的崛起只能被接纳,无法被逆转。

 

还有一个俄罗斯的角度。由于莫斯科在乌克兰事件中遭受西方制裁的打击,有迹象表明,它正向北京靠拢。大量的能源协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美国能够与中国建立更加融洽的关系,至少可以给中国一个鼓励,不与扩张主义的俄罗斯形成太接近的联盟。

 

诚然,美国和中国的经济息息相关,并且中国是美国的最大债权国,近期,双方也有更多的军事交流,包括中国解放军参谋总长最近访问五角大楼。但是,不断增长的地区紧张局势想得到缓解,则需要做更多的事情,以增进战略互信。

 

一种可能的方法是通过联合行动与合作,解决共同关心的全球性或区域性问题。一个例子是清洁能源,包括智能电网技术和无害生态的技术,以更好地利用这两个国家丰富的页岩气储量。另一个机会是以美国的技能,帮助中国建立更环保的城市。

 

还有一种可能是在公海进行海军联合巡逻,以对付海盗、恐怖主义和其他犯罪活动。这种努力将发出一个积极的信号,表明两国希望维护地区稳定。

 

新加坡政治家李光耀在最近的《大西洋》(The Atlantic) 雜誌采访中说:“中国和美国之间的竞争是无法避免的,但冲突并非不可避免”

 

对抗滋生冲突,合作引生互信。这两个世界大国之间更多的合作也许是避免梦游到修昔底德陷阱的关键。

评论

如果您想评论这篇文章, 请先点这里免费注册!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如果您忘记您的用户名或密码,请重新注册!

遵守阅通公司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阅通公司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评论:


梁建邦 是一位著名的中国问题国际独立专家和梁建邦国际顾问公司主席,提供与中国有关的金融、投资、全球政治和经济,包括企业和政府的战略咨询。公司在伦敦成立,现已迁往香港. 梁先生是Evian Group一个洛桑为基础的智囊团成员, Gerson Lehrman集团(全球专家)理事会成员,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国际专家,英国皇家人文工商学院院士(FRSA),英国皇家亚洲学会成员,伦敦城市大学商学院的客座教授。由美国马萨诸塞州Berkshire Publishing Group伯克希尔出版集团, 2011-13全球选出少数中国未来学家之一。他是伦敦大学国王学院,2004-10大学理事会成员,以及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2005-10咨询委员会成员。梁先生经常在国际会议演讲,包括在土耳其举行的伊斯坦布尔论坛,在加纳举行的非洲银行及金融机构会议,及在中国举行的低碳地球峰会等。他也是一个频繁的电视受访者, 在CNBC,BBC,半岛英语电视台,印度现在时代 (Times Now of India) ,俄罗斯今天(RT),新加坡亚洲新闻,北京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等电视台不时露面。梁建邦2002年以来,列入英国的Who’s Who名人录, 2005年荣获香港银紫荆星章(SBS), 2010年5月永久搬回香港.电话:+852 2819 1323电邮:andrewkpleung@gmail.com; 网站http://www.andrewleung
internatio nalconsultants.com
Copyright © 2007 China-U.S. Friendship Exchange,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规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