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1/2023 第一百八十七期
 
Go to English Website
首页 | 文章与评论 | 书评 | 联系我们 | 广告 | 链接
www.ChinaUSFriendship.com
世界上引用最多的社会名词”小三”和美中关系
作者 张一飞 译者 王胜炜
2014年1月1日


我和我儿子杰瑞上个月的中国之旅十分愉快,令他兴奋,令我惊讶。杰瑞拍了800张照片,我希望他会在某个地方展示它们,而我想在这里谈论的是一个社会名词,”小三” 。这是我此次在中国和中国以外的旅行中频繁听到和读到的字眼,特别是在互联网博客、报纸、电视、甚至电影中。如果你答应我从头到尾读完这整篇文章所影射的一个严肃的问题,我就不会让你悬留在这个名词的词意上。

 

“小三”就是普通话里”第三者” 的意思。它是今天世界各地媒体最常用的字眼,因为它是一个邪恶的、强大的、可怕的、破坏婚姻、带来腐败、破坏政府和危及外交关系如美中关系的一个名词。最近,报纸上说,中国的离婚率正在迅速上升,其主要元凶是“小三” ,即第三者进入婚姻,并拆散婚姻。小三往往也是引诱人背叛和腐败的原因,譬如,以侵吞的资金来支付小三占用的城堡别墅或秘密公寓。那个臭名昭著的薄熙来和中国许多其他腐败高官的审判表明小三现象如此猖獗,因此,开始谈论”小三”以及如何对付小三的文章、书籍和电影,都十分畅销。频繁刺探和测试您合作伙伴(企业员工)的手机和电子邮件,也成为被推荐的最低安全对策。美国的热门消息则有纽约市长候选人安东尼•韦纳的性短信和邓文迪和默多克高调离婚的故事,都属于小三八卦。文迪本人是不是破坏默多克婚姻的小三,也在互联网上引发了一个巨大的辩论。

 

现在您会奇怪,”小三” 怎麽会扯上美中关系?请继续阅读下去。

 

马克•伦纳德是作家和记者,也是畅销书《歐洲如何打造21世紀》(2005年出版,被翻译成19种语言)和《中國怎么想?》(2008年出版,被翻译成14种语言)的作者。他写了一篇长文发表于201396日的《外交事務》杂志,文章的标题为”为什麽美中越来越多相似性却导致两国渐行渐远”(http://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139650/mark-leonard/why-convergence-breeds-conflict)。文中提出许多很好的意见和分析,但其标题所导致的结论在我看来却完全不合逻辑。与其相信这两个国家越来越类似是推动她们渐行渐远的原因,我宁愿设想,这两个国家都没有用足够的勤奋,通过历史事实和目前的发展,来审视她们的相似之处,以发现和培育一个温暖的关系。我进一步设想,这两个国家都正走在一条由错误的外交政策所引导(希拉里•克林顿制定,现在由约翰•克里执行) 的危险道路上;这个政策是在一个缺乏诚实历史角度的错误假设下,对最坏的情况所作的分析。

 

人们似乎可以用婚姻来比喻美国与中国的关系。过去150年来,婚姻的形式和风格在许多方面经历了众多变化,美国与中国的关系也是如此。从两个在世界舞台上没有关联的双方到两国集团(G2) 关系(尚未被视为一个可行的方案),可以简单地看成是两个结婚的合作伙伴,正在经历成长和适应的阵痛;随著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相似之处逐渐形成,而一些固有的分歧也依然存在。这样的关系会成功或决裂,简单地看来,取决于两个合作伙伴如何审视她们的异同,并且为她们的关系和世界利益而认识彼此的分歧。

 

从历史上看来,美国对中国或中国人,在中国衰弱和遭受西方列强与日本帝国主义迫害之时,并没有进行任何有意义的关系。关系的形成,开始于当中国醒来面对现实,并以革命寻求形成一个共和制国家之时,美国对此表示同情,并且美国的历史和治理充当了中国的一个榜样。但是美国和中国的关系,直到第二次世畀大战发生而成为媒介以前,从来不够接近和温暖。中国和美国通过二战,成为在任何意义上的真正盟友,彼此拯救许多战场上的生命,并对抗一个共同的敌人,日本(和德国)。这种关系给那个时代的所有中国人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不论苏联和中国早期共产主义政权以何种努力,至今都无法将之消除。然而,美国犯了一个战略性的错误,并不接受中国作为一个整体,以迫使其成立一个联合政府;这个联合政府可能已经演变成一个或多或少介于民主和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中国共和国。这两个中国派系不幸地也犯了战略性的错误,未视争议为一个内部问题,反而各自依附外部的两个对立、長期冷戰的對手,苏联和美国。

  

之后,这两个中国派系外部的合作伙伴做出了一個武断,也可能是自私的协议,对待中国仿佛她是一个战败国,将她一分为二。这个协议并没有获得中国任一派的同意,这种待遇甚至还远不如真正被打败的侵略者,日本,至少日本还设法让她的國土主权保持了完整。这个协议不仅造成了中国的分裂,甚至更糟糕地造成亿万中国人民经历几十年的痛苦生活。美国的慷慨援助,帮助了日本和台湾在二战后快速恢复,但是美国与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关系,经历了几十年的黑暗时代。这一段历史,在美国和中国的关系往前行进时,应该得到承认与和解。

 

马克所描述的“中美共同体”关系,其存在之时,中国已经脱离了苏联式的共产主义,在政治稳定下追求经济增长。他描述这两个国家的不同有如锁和钥匙,在“中美共同体”时期,共生而互补。依我看来,这个关系的可行性,在于美国对世界有一个安全的”锁”和中国实践邓小平的”低调”(low key)理念。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的锁不再那麽安全,因为9/11袭击和中东战争改变了美国的形象。美国作为一个崇尚民主的超级大国,却失去了联合国的支持(马克指出,美国发现许多世界组织并不可行),以依靠军事力量解决问题,中国则在世界上结交了更多朋友,并获得了联合国的支持。因此,“钥匙”已经变成比“锁” 大了。同样地以婚姻或两国集团(G2) 作比喻,这就像家庭中有两个负担家计的人,当他们的赚钱能力和外部情况改变时,他们就必须作出调整。如果他们希望继续保持温馨的关系,就必须做出互惠互利的调整。马克谈到“换位”和“两个搭桥”,但真正需要的是他们必须深入研究他们的相似与内在差异,以找到更多共生和互补的机会。这不是马克的文章中所提到的一盘西洋棋,也不是围棋,而是桥牌比赛。他们需要制定一个沟通的公约,以提升他们的相互了解。两国集团伙伴是桥牌的合作伙伴,当世界看到有一个两国集团的语言和所有牌友都明白的一个约定,他们在比赛中将不会有恐惧或争执。美国和中国应该开始练习一个有两个玩家的桥牌(真正的纸牌游戏中有一个蜜月桥牌),建立惯例、语言、规则和双方的玩风。我相信通过这種对话,我们会发现從历史、地理和政治方面的觀點看来,有很多理由能够让这两个国家共享技术和诀窍,其利益更超过彼此帮助对方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而世界也会因此获益。

 

马克正确地指出,美国和中国相争的不是思想理念,而是地位尊嚴。那麽,两国应该做些什么来创建一个新的“中美共同体”时代,尊重彼此的地位?在我看来,认识历史和当前的事实是第一步。每个国家都必须诚实地审视过去的历史,以重振美国人和中国人追溯至二战时的温暖关系。如同任何关系,承认和尊重历史,是建立一个未来温暖关系的基础,不应该以臆想和错误的假设而人为地创造口号,或依据最坏的情况而作出分析。一个具有良好意图和适当行为的两国集团关系,就像一个好的婚姻,会彼此互利和造福世界。

 

现在我们可以点明小三为什么与美中关系有关连了。正如在婚姻中,与第三者调情以挑激伴侣既不明智,又极其伤害彼此的关系。目前美国与日本右翼领导人安倍晋三的嗳昧,正是中美关系的禁忌。日本这个第三者,拒绝承认历史及其对中国、韩国、菲律宾和美国等地的战争罪行,永远不能获得信任;这个视中国为她的供应地、市场和禁脔,并野蛮地对中国人及中美戰俘使用化学和细菌戰劑的第三者,也永远不能成为一个公平的局中人。中国被”小三” 这个字眼吓坏了,然而,你会发现媒体描绘日本为”小三”, 是破坏美中关系的”小三” 。那么,为何美国一面与安倍晋三调情,同时还试图让一个G2两国集团行之有效呢?安倍晋三,受到克林顿甚至麦凯恩的鼓励,希望修改日本的和平宪法,建立她攻击性的军事力量。任何人都不应该为奥巴马的G2两国集团想法得到冷淡的反应而感到惊讶;中国还没有准备好接受它,或者她认为应该建立的是一种新的超级大国关系。一个可行的G2两国集团,就像一桩婚姻,必须耐心地建立互信和诚意,从来不能以眼还眼。马克对“美中越来越多相似性却导致两国渐行渐远”的描述,引用了弗洛伊德对“微小差异的自我陶醉”。我想说,如果将上述小三的情况告知弗洛伊德,他可能会称之为调情疯狂,因为它会导致决裂、毁坏和一个可能的世界战争。现在我能理解为什么”小三” 这个可怕的名词会被用在美中关系中,你不能理解吗?希望美国人和中国人都具有足够的智慧,找到一个治疗方子,停止这种与小三调情或被小三调情的疯狂。

评论

如果您想评论这篇文章, 请先点这里免费注册!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如果您忘记您的用户名或密码,请重新注册!

遵守阅通公司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阅通公司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评论:


张一飞博士是TLC信息公司(www.tlcis.us)和IPO2U网络公司(www.ipo2u.com) 的总裁,为1963年台湾国立成功大学电机工程学士及1968年罗得岛大学工程物理博士。1989-94任IBM托马斯•J•沃森研究中心计算机科学资深经理,1998-2000年任紐約科技大学威彻斯特研究院院长。他发明过计算机I/O设备、显示技术、互联网电话等20项美国专利,并且是”世界首个全面网上教学和学习平台I-CARE系统”和其他重要中英文语文计算机软件的创造者。他目前是世界汉语教学学会(www.shihan.org.cn)的成员。他也投入精力和智慧,致力于为社会作出贡献,并通过教育,以服务和改善公立学校、参与社区服务和政治改革的努力,保障在美国和世界各地的后代。联系方式:ifaywanli@yahoo.com电话号码:914-248-6770。
Copyright © 2007 China-U.S. Friendship Exchange,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规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