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1/2023 第一百八十七期
 
Go to English Website
首页 | 文章与评论 | 书评 | 联系我们 | 广告 | 链接
www.ChinaUSFriendship.com
东京应该向柏林学习
作者 揭钧
2013年9月1日


日本副总理兼财务相麻生太郎说,二战前德国魏玛宪法不知不觉就变成了纳粹宪法,这是在谁都没有注意的时候发生的变化。我们是否应该学习纳粹的这种方式 [1]? 他这句话引起全世界 (包括日本人) 的注意和批判。后来他虽然承认错误,认为别人误会了他的意思,所以收回他的话,但从口气上说,根本没有诚意收回。我认为他和东京的一些政客,真的该好好地向柏林学习,问题是学甚么呢 [2] ?应该吸取纳粹给后人的教训和柏林战后承认历史真相和面对历史事实呢,还是学习希特勒的做法呢?

 

德国的纳粹党,因为希特勒狂妄的理想和野心,不但给其他国家的人民带来灾难,也给德国人民带来史无前例的浩劫,到后来德国的将领,都希望挟持希特勒,甚至刺杀他来挽救德国的危亡。鼎鼎有名的隆美尔将军曾经力劝希特勒,反而被希特勒认为将军是判将之一,赐他自尽,然后再以隆重厚葬来掩饰独裁者的恶毒行为[3]。不过德国人暴露了希特勒的真相,让我们知道真实的历史。

 

日本军阀向中国和世界挑战,也带给日本人无限的痛苦和灾难,最后广岛和长崎还遭遇到原子弹的毁灭。由于二战后美国和俄国的矛盾,麦克阿瑟和美国总统,保留了日本帝制系统,许多真正的战犯,安然无恙,他们的后裔仍然把握权柄。又因韩战和越战,日本经济很快恢复,成为二十世纪后期世界的经济势力。

 

日本如果不声不响,学习希特勒修改了宪法而走上军国主义,日本会像1945年那样幸运吗? 这是日本人民和那些权贵人士应该反省的问题。本人觉得日本人应该放大眼界,认识世界比较理性的历史,看看地球村里其他的历史文化和生活,不能坐井观天,认为自己还是无比强大的岛上帝国。

 

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人公开承认第三帝国时期希特勒的错误,所以德国人可以昂首阔步向前走,进入地球村的新时代。到今天,有些日本人知道侵略中国和挑衅世界的真实历史,但是日本政府始终把日本人当愚民,让他们生活在烟雾中。所以笔者浅见地认为东京的确要向柏林学习。麻生太郎应该学习些甚么东西,众人皆知。为什么他说我们误会了他,真是不可思议。

 

二十多年前,我的办公室对面是某教授的实验室,里头有一位来自日本的博士后,经常和我在走廊碰面。我虽然在抗日期间出生成长,深受其害,然而我觉得往事已经过去,应该以适当礼貌对待一位年青学者,和他友善相处,坦诚讨论科学和世界大事。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揭教授,日本现在虽然是经济大国,但是白种人仍然看不起我们,等到中国成为世界大国之一时,我们才会得到平等的待遇。」我们生在世上,都希望得到别人的敬重,希望别人对我们的家庭,对我们的国家,对我们的族群敬重。他的坦诚和眼光让我敬佩,因此我们成为了好朋友。

 

回顾几年前在一艘邮轮上,我看到一位年长的东方游客,谈论一阵后知道他是日本人。按照他的年龄,在中日战争期间他应该是皇家的士兵。询问之下他点头承认,于是我告诉他我也曾经当过兵,于是追问他曾经在甚么地方服务,甚么兵种等。他低下头不好意思地回答道:「我不想那段时期,也不再谈那时的事情。」我了解他的心情,仍然对他微笑,只看到他低着头,良久无话。

 

我接触过不少日本的学者,有一位年纪相当的化学家,知道我出生在中国后,也高兴地告诉我,他也是在中国东北出生。他没有用「满洲国」这个名词。我想很多日本人都知道不少二次世界大战的故事,但是在因为东京政府的态度,听话的日本人不敢说出心里的真话。

 

谈到中日问题,我特别敬佩义父孙立人将军,他的许多部下告诉我,孙将军和德国的隆美尔、英美两国的许多二次世界大战名将比美。可惜那时中国国力太差,他和他的部下没有达成到东京的愿望。因为想了解他的一生事迹,所以我致力探研战争历史文化。无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惨痛的时代,人类的悲剧,留下许多值得学习的课程,所以我觉得日本东京,应该向柏林学习。他们应该学习柏林政府承认和面对真实历史的态度,告诉人们挑起战争的罪行,和野心好战带给人类的灾难。

 

世界的秩序不断变化,很多时候几个有权有势的人,操纵人类的命运,在教育发达的今天,我们知识分子不能不关心世界大事,以我们的理性和言论,去维持世界的和谐。

 

 

[1] “麻生太郎说,东京可以学习纳粹的战术” (Taro Aso says Tokyo could learn from Nazis Tactics)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2013/07/31/taro-aso-nazis-japan_n_3682801.html?utm_hp_ref=world

 

[2] “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收回向纳粹学习之言” (Japan Deputy PM Taro Aso retracts Nazi comments), http://www.bbc.co.uk/news/world-asia-23527300

 

[3] “欧文隆美尔” (“Irwin Rommel”), http://www.spartacus.schoolnet.co.uk/GERrommel.htm

评论

如果您想评论这篇文章, 请先点这里免费注册!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如果您忘记您的用户名或密码,请重新注册!

遵守阅通公司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阅通公司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评论:


揭鈞教授出生于廣東﹐五歲喪母﹐後從軍以防飢餓﹐經海南島而抵達台灣。被故孫立人將軍收容﹐給予讀書機會。他台大化學系畢業後﹐在清華研究所攻讀原子科學﹐然後在加拿大溫哥華的俾詩大學取得學位後﹐到華鐵 盧大學做博士後研究﹐一年後﹐被聘為教授﹐從事研究和教學三十四年﹐于2004年退休。他是加拿大華鐵盧大學榮休教授﹐也是安省中部中華文化中心開創主 席。 (2013年2月1日他在 www.ChinaUSFriendship.com网站上发表”釣魚島問題的暗算和隱憂” 一文,也提到日本的修宪问题。
Copyright © 2007 China-U.S. Friendship Exchange,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规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