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1/2023 第一百八十七期
 
Go to English Website
首页 | 文章与评论 | 书评 | 联系我们 | 广告 | 链接
www.ChinaUSFriendship.com
中国不会硬着陆
作者 史蒂芬•S•罗奇 译者 王胜炜
12/01/2012


纽黑文 (NEW HAVEN) - 越来越多人忧虑中国经济可能会“硬着陆。”过去一年中国股市下跌了20%,处于2009年的水平。最近,采购经理人指標 (Purchasing Managers Index, PMI)、工业產出、零售额和出口数据持续疲软,更加剧了此種焦虑。许多人现在担心,長久以來身為全球经济最强大引擎的中国,正在缺乏运行的燃料。

 

这些担忧被夸大了。沒错,中国经济已经放缓,但放缓的速度已得到遏制,并且在可预见的未来可能会继续如此。 “软着陆”的基本面依然稳固。

 

中国经济硬着陆的特点因2008-2009年的经济大萧条已为众人所知。其間,中国的年均国内生产总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 增长率急剧减速,从2007年第二季度的14.8%峰值,下降至2009年第一季度的6.6%。由于一个可怕的外部需求冲击,2009年的世界贸易下跌了创纪录的10.5%,中国的出口导向型增长也迅速从繁荣滑落至崩盘。中国失衡经济的其他領域,特别是劳动力市场,仅广东一省,就失去了超过2000万个就业岗位。

 

这一次,经济的减速已经温和得多。中国的GDP年均增长,从2010年第一季度高峰期的11.9%,下降至2012年第二季度的7.6%,降幅仅约为大萧条期间8.2个百分点的一半。

 

除非出现欧元区混乱的解体 (这似乎不太可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 所预测的20124%世界贸易增长基线似乎合理,雖低于19942011年的6.4%增长率,但远远好过2008-2009年期间的崩盘水平。中国经济受出口主导的威胁比起3年半前,已大为减弱,而不太可能出现硬着陆。

 

毫无疑问,经济还面临其他的不利因素,特别是政策主導所造成的过热房地产市场的冷卻。但為较低收入家庭而提供的所谓社会保障房建设,经由主要大都市地区如天津、重庆、和长沙,以及贵州和广东省近期对保障房的投资公告,应该抵消了房地产市场的跌勢。此外,不同于3-4年前因银行资助计划而导致的对地方政府担债务的担忧,中央政府在本轮融资的项目中,可能会扮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有关空城、空桥、空机场的报导,正引發西方分析师关注失衡的中国经济,无法像2009年下半年一样反弹。随着固定资产投资接近前所未有的门槛——GDP 50%——他们担心,再一次以投资为主导的财政刺激,只会加速中国崩溃的必然性。

 

但是悲观者的炒作忽畧了中国现代化建设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即前所未有的世界最大规模的城市化。2011年,中国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例第一次跨越了50%,达到51.3%,而1980年还不到20%。此外,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 OECD) 的预测,中国已经蓬勃发展的城镇人口,到2030年应扩大至超过3億,增量几乎相当于美国目前的人口。随着每年平均15002000万农村人口向城市迁移,今天所谓的鬼城,将迅速成为未来蓬勃发展的大都市区。

 

上海浦东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20世纪90年代末,它從一个“空”城建设项目迅速转变成为拥挤的城市中心区,如今人口约550万。麦肯锡的一项研究估计,到2025年,中国将有220多个城市人口超过百万,而2010年仅有125个,更将有23个大城市人口突破500万。

 

中国不能靠等待来建立新城市,投资和建设必须配合未来城镇居民的涌入。对““鬼城”的批评完全忽略了这一点。

 

所有这些都只是中国宏伟蓝图的一部分。中国领导人早就知道,30年来颇有成效的生产模式不可能将中国带入繁荣的乐土。这一点通过温家宝总理2007年著名的“四不”批评就可一窥端倪——温家宝警告说,要警惕“不稳定、不平衡、不协调、说到底不可持续”的经济。

 

來自外部的两大冲击——首先是美国,现在是欧洲——已經将四不警告转变为行动。从前,中国过度依赖来自被危机重创的发达国家的外部需求,如今,中国已开始实施刺激消费的”十二五”规划,其中包括一个能够提供数十年发展动力的再平衡战略。

 

大规模城市化所需要的投资和建设是这一战略的关键支柱。目前,城镇人均收入是农村水平的三倍。只要城市化能够伴随就业创造——该战略有中国大力推进服务导向型发展的政策支持——劳动收入和消费者购买力水平就能得到改善。

 

与中国怀疑论者迥異的是,城市化绝非追求虛增长,而是“下一个中国”的关键组成部分,因为它能提供中国周期性和结构性的选择。当面临需求短缺之时,不管是因为外部需求冲击或是内部调整 (比如房地产价格的修正),中国可以相应地加大其城市化导向的投资力度。中国拥有巨大的储蓄盈余,预算赤字不到GDP2%, 因此有充足的资金来做出努力。同時,货币宽松的空间也很充足:与西方央行不同,中国人民银行的弹药库相当充盈。

 

对出口导向型经济来说,减速并不令人震惊,况且中国比世界其他国家的情况要好得多。有力的再平衡战略,提供了避免硬着陆所需要的结构性和周期性支持。

评论

如果您想评论这篇文章, 请先点这里免费注册!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如果您忘记您的用户名或密码,请重新注册!

遵守阅通公司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阅通公司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评论:


史蒂芬•S•罗奇曾任摩根士丹利亚洲主席及该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目前為耶鲁大学杰克逊全球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及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高级讲师。他的近作是《史蒂芬•S•罗奇论下一个是亚洲》
Copyright © 2007 China-U.S. Friendship Exchange,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规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