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1/2023 第一百八十七期
 
Go to English Website
首页 | 文章与评论 | 书评 | 联系我们 | 广告 | 链接
www.ChinaUSFriendship.com
科技化的政治社会活动
作者 王海 译者 王胜炜
2012年3月1日


据盖洛普2008年的民意调查,1829岁的登记选民赞同奥巴马当选总统比赞同麦凯恩当选总统的人數超出近30%。虽然年輕人明顯偏爱奥巴马,两位候选人在年紀較大群体中的竞争則是不相上下。所以,不可迴避的问题是,为什么奥巴马总统比麦凯恩有这样一个庞大青年支持率?不但年輕人變得更有可能去投票,2009年年輕选民的實際投票人数比2004年增加了估計约220万。人们可以说,由於伊拉克战争和持续的经济衰退,对布什政府显然感到失望,大多數的年轻人希望看到改变。但是,無法辩解的事实是,今天越来越具有政治意识的年轻人,其人數一直在增加。在群众以“苹果手机” (iPhone) 和“黑莓” (Blackberry) 手机作為彼此之间沟通信息的最前沿之际,现代科技正成为年轻人政治社会化的日益强大媒介。

 

政治社会化是人們发展政治价值观和意见的过程。当他们发展他们的政治价值观時,会形成一个他们政治思想的基础。當这个思想体现之時,它会概述大多数人如何看待政治议题、公共事务、政策和候选人。就像大多数形式的社会化,政治,並非出於自然;因此,存在有社会化的媒介,有利於年轻人对政治的理解。社会化的最强媒介通常是家庭成员、教会、学校、和同儕。但随着现代科技的出现, 电视、广播、和互联网在今日青年的社会化方面发挥了很大一部分的作用。奥巴马总统赢得的普选票超过6600万,比参议员麦凯恩多出800余万票;并且根据選舉投票後的票站調查,几乎有40%的青年票差距是投奥巴马的。上次的选举有超过2400万年轻人投票,每年有越来越多的青年对政治表現积极。

 

互联网已经是过去30年来所有对社会最大影响的创新之一。在這個世纪之交以前,信息的傳導是踏著冰川的步伐;报纸、电台、甚至电视,只呈示了最重要的論题,但是,随着互联网的发明,人们能以他们宽带连接所容許的快速查找信息。互联网容许用户清除他们不需要、并找到他们最感兴趣的信息。甚至像巴拉克•奥巴马的政治组织都使用社交网站「面子書」 (Facebook) 和其他社交网络,使與青少年交往而使他們对政治的价值感兴趣。英国伦敦城市大学财经新闻学教授、英国广播公司作家史蒂夫谢菲尔斯這樣描述奥巴马在初选時的优势;”当参议员奥巴马宣布參加竞选時,他的网站已经发展完善,并准备好一套工具,讓支持者会面、动員、以及捐钱。”他的竞选网站不僅協助争取资金,也爭取到一大批志愿者。谢菲尔斯还写道:”兩百萬名奥巴马活动家都已经被动员起来,成為竞选活動的志愿工作者,是’地面战争’获得投票的主要推進力。“在使用深受青年喜愛的社会群体方面,奥巴马做到了能够利用一个过去对政治利益漠不关心的人口。十年前,青少年没有相同的走出去、有所作为的思想,那麽什么改变了?在与媒体、互联网、以及对政府的信任下降相结合下,青少年终于采取了立场;资讯的流通允許了新的一代可以挑选他们想要和需要了解的信息。

 

当然有人会说,这种信息流与政治社会化无关,甚至认为正是完全相反;这個科技的出现玷污了社会沟通的完整性。对这种科技性的政治社会化现象的反对,来自于相信科技使人类远离社会和社区的人们。政治科学家兼哈佛大学约翰•F•肯尼迪政府学院公共政策教授罗伯特•D•帕特南在在其著作《單人保齡球:美國社區的瓦解與復興》書中辩称:人们正在这麼做:去社会化。帕特南认为,为了使社会运作,必须有社会资本,或我们的生活經由社会关系而改善的方法。但是,由于我们的空闲時間被电视,广播和互联网科技性地个人化,帕特南认为,我们失去了形成群体和社区所必需的社交联系,没有群体和社区,他认为我们无法与政府沟通和交流,因而使民主废弃。但是,这怎么可能?现代科技的出现,是这代人社会化的缩影,但是人们可以理解,僅僅几十年前,大多数人从收音机得到他们的新闻。因此,当苹果手机(iPhone)和線上影片的「你可以做」先鋒網站 YouTubes, meaningyou to be,「你可以做」or you to be a video to everybody),以视频直播跳舞的猫和狗,上一代人对接受所有的社交网站「面子書」(Facebooks)和「我的地盘」(Myspaces)作为政治社会化的媒介可能有一个困难时期,就變得合乎逻辑了。

 

青少年變得对科技不断地越来越專業,并且信息以閃電般的速度交流,社会将继续成长和发展。由於这种演变,人们将不得不学会去适应不断变化的气氛;从现在起的450年後,可能会有另外一个社会化的媒个,将影响年轻人投票。奥巴马知道,年轻选民是尚未被触及的人口,而他不得不利用一切爭取他所需要的获胜票数。有些人可能会争辩说,年轻人更容易受这些大政党所带来策略的影响,但是很清楚地,今天的青年不太可能只把某人的话当真。相反地,這個交换信息的过程,将让年轻选民做出有根据和明智的决定。

 

參考資料見英文原稿

 

评论

如果您想评论这篇文章, 请先点这里免费注册!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如果您忘记您的用户名或密码,请重新注册!

遵守阅通公司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阅通公司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评论:
王老师,你好,我是在火车与你认识的洪云,你还记得我吗?呵呵,我终于能来了,好多话想和你说,可是邮件发不出去哟,你的文章很棒,继续加油,相信你的付出一定会有很多人能理解的,加油哟!下次来南京一定要来看我呀!我想我不需要10年才去看你,我明年就可以去看你呢,我会加油实现自己的目标的,你也一样,照顾好自己呀,天天开心,快乐
2012-4-25


王海是一位大学三年级生。他住在德克萨斯州,主修心理学。此文為他大学二年級時所作。
Copyright © 2007 China-U.S. Friendship Exchange,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规则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