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1/2023 第一百八十七期
 
Go to English Website
首页 | 文章与评论 | 书评 | 联系我们 | 广告 | 链接
www.ChinaUSFriendship.com
北美蘑菇会
作者 李微微 戴小杨
2011年2月1日


这个蘑菇会是我从报纸上发现的。华盛顿邮报上的消息是这么写的:“某月某日大华府地区(包括美国首都华盛顿地区和近郊的马里兰州,弗吉尼亚州周边地区)蘑菇协会将举办野生蘑菇品尝宴会。宴会费只要十美元。自带蘑菇者免费。欢迎大家参加。不过非会员要在入口处现场入会。会费一年二十美元。地址在某地某图书馆。

 

我就这样参加了蘑菇会。它的正式名称叫华盛顿菌类学会。其实,其成员都是业余的。吃蘑菇大餐可是有严格规定的。在进门时要在一张表格上签字画押。你吃中毒了保证不状告这个协会。实际上是很安全的。 我从此年年吃,根本没出过任何问题。你若想带蘑菇去请大家吃, 不可以在家把菜做好。因为做熟了就无法识别了。必须把生蘑菇,作料,锅碗瓢盆都带上,在入口处让有经验的专家检验你的生蘑菇,过关后才可进门。在图书馆的大会议室里,放了一大圈长桌。炒菜者站在桌子后面。桌子上放着煤气炉,炒锅,每个炒锅面前放一张大表格,每个炒锅都编了号码。所有吃的人也在胸前佩戴了本人的名字,吃者的编号。炒锅前面那张大表格上则印着所有品尝者的号码。你吃到那个炒锅的菜,就在他(她)的表中自己的号码上画个圈儿。组织者将全部表格留了底子。万一你明天肚子痛,中毒了,上医院,头天晚上吃了哪几种蘑菇都是有记录的,可以告诉医生。 

 

我在这种宴会上吃遍了各种奇奇怪怪的野味儿。除了蘑菇外,还有各色各样的野菜、动物。酸酸的野葡萄叶子包的炒米饭、松鼠肉......还听说浣熊也可以吃。松鼠这玩意儿在北美可到处都是。这一来可不用担心了,只要参加了这个蘑菇会,即使美国经济全垮了,也饿不死了。北美的森林资源还是比较丰富的。

 

蘑菇会的活动通常安排在晚上和周末。晚上的活动在室内:知识讲座、吃。周末的活动在白天,是到树林子里采蘑菇。我们每年还有一次三天的野营。野营是去临近的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基督教休修所。也不知是谁认识他们那儿的人,使得我们可以住在那儿。实际上,那是森林中一个风景优美的旅舍,平时主要接待教徒学习班,是非盈利性质的,其收入可以不缴税,因此也就比较便宜。它由几排平房,一个有大草坪的院子构成,包括一个餐厅,三餐供应一点儿极简单的美式快餐。但我们星期六采了蘑菇那天晚上的野味宴会可以借用他们的厨房,这就比大旅馆方便多了。这里还有一个大厅,晚上点燃古色古香的欧洲老式壁炉,里面硕大的木块燃烧着。山林中的夜晚有点儿冷,大家围坐在炉火旁,边取暖,边天南海北地聊天。记得刚参加这个活动时,一次我偶然批评了几句布什政府的环保政策,马上就有人阻止道:“请别谈政治!时间长了,我慢慢体会到这种场合的气氛和习惯:主要谈蘑菇、谈对大自然的热爱、远离都市的繁华;有关政治、钱财收入、社会地位的话题,是较为忌讳的。

 

这三天的活动,白天是到山上采蘑菇。宾夕法尼亚州关于采摘野生植物的地方法律比马里兰州的更为宽容。我们几十个人分成每七、八个人一组,每组由一个有经验的识蘑菇老手当指导。我就在这时认识了我们的组长约翰。他是宾州蘑菇会成员,当地人。我们几个人跟在他的后面在林中小道上攀登。他的眼睛看起蘑菇来可真尖啊。往往隔着几十米就用手一指:“看!那是什么,蘑菇!”我们这些新手就过去摘。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不想显得太贪。记得有一对像是从东欧什么国家来的年轻人,每当约翰一指,他们总是冲在最前头,大家也就都让着他们。我们华府的会长也在这个组里,他很热情友好地和这一对年轻人聊起天来。我这才知道,这俩连会费也没交。会长还特意告诉他俩说,除了吃蘑菇宴会必须是交会费的会员外,这种上山的活动欢迎任何非会员参加,参加蘑菇会没有任何条件,暂住美国的外国人、同性恋者、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参加。

 

现在说说约翰。他是一个生活在深山老林里的穷人,他的妻子是一个胖胖的村妇,不漂亮。也跟我们这个组走在一起。可约翰在蘑菇组的活动里,神情充满了快乐和骄傲。后来,在弗吉尼亚西部的北美蘑菇大会上,我再次碰到了他。他赢得了北美蘑菇大会摄影比赛一等奖第一名。我猜那套照相设备花费了对他来说不小的一笔钱。那次北美年会是在州立公园的一个大旅馆里举行的。绝大部分人都在会议旅馆里包了几天的中餐和晚餐。像我这样为省钱不住旅馆,自带帐篷露营的人,一般也交钱包饭。约翰连这点儿钱也舍不得花。有一次吃饭时,我看见他在一个僻静的角落吃自己带来的三明治。可是约翰热爱蘑菇,喜欢素食。从他家开车到华盛顿城里要四、五个小时,可他熟悉城里许多素食馆。他带我们在山上采蘑菇时,问我去没去过城里这个素食馆,我说没有,又问那个卖蘑菇的饭店我吃过没有,我也说不知道。一连问了四、五个地方,大家都说不知道。他奇怪道:“你们这些城里人怎么还没我知道得多!”我们全都笑了。约翰很不喜欢当官儿的。他跟当地官员一年之中在法庭上打了上百次官司。我们非常惊奇,问他犯了什么法。他答道:“什么事?我砍了自己后院一棵树,就说我错了;我多种了一棵树,又说我犯法了。”想想也是,这种偏僻乡村的官员能管什么啊?只能是些鸡毛蒜皮。约翰现在不是活得好好地。显然,他也没犯什么大事。他又说自己原来也曾在地方政府工作,后来,跟那些人合不来,就退出来了。他还告诉我们,和我们所在的这座山隔壁的那座山属于一个有钱人的打猎俱乐部。那可是跟我们这种蘑菇会不是一个数量级的组织,一年的会员费得好几千美元。想想那是当然。打猎得把整个儿一座山封起来,不让外人进。就在那儿,美国副总统切尼打猎时把自己的朋友给误伤了。约翰还问道:“你们知道美国国家艺术博物馆的创建经费是从那里来的吗? 我还真不知道。虽然我去过无数次,看展览、听音乐会、欣赏电影。约翰说那年美国的财政部长有一大笔收入想逃税,被人发现了,部长就赶紧把这一大笔钱捐出来,用于修建国家艺术馆,在美国用于慈善捐款的钱可以合法不上税,这样,这位部长就逃过了犯法、丢脸。约翰简直成了我心目中的现代大侠:整年出没于深山老林之中,好打抱不平,与当官儿的斗法。许多华侨朋友听我讲了约翰的故事后第一个问题就是:这种人在当今社会是以什么为生的。约翰的回答是有时他也从有钱人那儿赚一点钱。他替那种厌倦了都市繁华,想在风景优美的偏远乡村买别墅的人找房子,做点儿这一类的房地产经纪生意。他最知道那里的风景美。美国人最基本的生活花费是住房费用。约翰生活的乡下,住房很便宜。他不要有很多钱就能生活。欧洲的蘑菇会也曾请他去,可是机票要自己出,他没这个钱,去不成。

 

北美蘑菇协会是华盛顿协会的上一级组织。到了这一层,骨干领导都是其职业与蘑菇直接相关的人了。有大学相关专业的教授、研究生、博士后、国家公园、州森林公园的负责人,他们有一点是共同的:在蘑菇会里的工作都是义务劳动,他们是志愿者。整个儿北美蘑菇协会,只有一个人是拿工资的,那是一个管账的老太太-会计。北美协会的主要活动是每年开一次年会,由各州一级的协会轮流主持,这是州一级协会参加总会的唯一条件。年会时要让大家玩得开心,还不能太贵了。另外,总会还安排国际旅行。有一次是安排在中国云南楚雄,看了一下广告,挺贵。2005 年的北美年会在西弗吉尼亚州举行。这是近年来距离我住的华盛顿地区最近的一次年会。想想,美国有五十个州,多少年才会有这样一次机会,年会在我家开车能到的地方举行啊。为此,这一年我加入了北美蘑菇协会。

 

讲讲我的第一次年会。从我家去年会举行地点要开六、七个小时车。本人胆子很小,很少长距离开车。这天创造了开车的最长距离记录。年会注册费200 美元左右。包括几天的午餐、晚餐、全部活动。会址在一个风景秀丽的山顶上的大旅舍里。这个旅舍的一个大走廊的一边全是可以用来‘一览众山小’的大玻璃窗。早上,云海就在脚下的群山之上(在此附上一张美丽的照片)。参加年会者可以住旅舍,也可以在这个旅舍所在地的州属公园里自己搭帐篷露营,一个帐篷营地每晚十几美元,有电源。我带了微波炉、用来热早餐、烧开水。在我旁边一个帐篷里住着一位老太太,也是来开会的,她带着一只大狗。她说自己是一个靠采集野生草药为生的人,在纽约住了许多年,腻烦了,跑去南美洲,在土著民族的部落里住了两、三年,又回美国来了。在蘑菇会里常会碰到这种讨厌繁华城市、热爱大自然的人。扯远了,再回到年会。清晨吃完早饭,开车在公园里小路上跑一、两里地,即可到会场所在的旅舍。沿途云雾就在自己脚下漂浮,有趣极了。北美年会活动三天的程序是这样的:每天早上到旅舍大会厅集合,分乘几辆面包车,从这个州立公园出发到附近其它蘑菇多的山上某处,下车步行采蘑菇。组织者会预先告知要步行多远,路好走不好走。体力强的选费劲儿的路,自然蘑菇更多,山水更美;体力差的选好走的路;特别年老体衰的还可以留在旅舍大厅听有关蘑菇的讲演。这种讲演和其它专业的学术会议上的讲演一样,还配有幻灯、电影,也挺有趣。头一天我没经验,没登记到去最好玩儿的地方的面包车,只好留在旅舍。其实,听一个植物学教授的讲演也很不错。他把蘑菇的知识通俗化了,讲得很生动。给我们这些不在行的人一次蘑菇科普教育。他的题目是:《老祖母讲的民间谚语都对吗?》例如,民间流传猫、狗都会识别毒蘑菇,看你自己的狗吃什么野蘑菇,你就跟着吃,准没错,这种说法是毫无科学根据的。第二天,我登上了去好地方的面包车。我们一组十几个人沿着一条山间小河谷走,路很艰险。走在我们组最前面的是两个小伙子,他们是专门种蘑菇的农民。我们问能不能卖给我们一些他们种的蘑菇,他们说近年来人们讲究健康素食,卖给饭馆很容易就销出去了,一般不再需要我们这种零散顾客。他们自我介绍说他们小时候都很穷,生长在偏远山村,没见过什么世面,自从学了种蘑菇后,还去加拿大参加了介绍种植技术的会议,学到了不少新鲜知识,很喜欢干这一行。我想,他们也像中国偏远贫穷地区的孩子们一样,由于中小学教育质量差,不容易像大城市的孩子那样考上好点儿的大学。

 

北美蘑菇协会组织的国际旅行有时非常价廉物美。因为参与安排活动的人都是些热心的志愿者,目的是为大家服务,不像那些只想盈利的旅行社。

 

李微微    戴小杨2009-5-3

 

看了这篇文章有什么意见,欢迎批评指正。电子邮件请寄:

李微微   mengningli@yahoo.com

戴小杨    xiaoyangdai@hotmail.com

 

 

评论

如果您想评论这篇文章, 请先点这里免费注册!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如果您忘记您的用户名或密码,请重新注册!

遵守阅通公司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阅通公司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评论:


李微微是加卅大学聖地牙哥分校物理学博士,目前住在马里籣卅并任职于科技公司(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rporation),直到2010年7月16日。马里籣卅属于华盛顿蘑菇会的范围,见http://mawdc.org/. 上面这张以云采为背景的照片取自于她参加的北美蘑菇会年会活动,胸前佩带了该会的徽章;网址为http://namyco.org/. 下面团体照那张有蘑菇会里的会员朋友。她的朋友,已退休而住在美国伊利诺卅水晶湖区的戴小杨,将此文打字成稿 。她们两人毕业于北京大学地球物理系,过去都任职于甘肃省地震局,后来,戴小杨是华中科技大学的物理教师。
Copyright © 2007 China-U.S. Friendship Exchange,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规则 联系我们